2017年7月4日 星期二

但還有很多說不清

看煙灰快斷,我又檢視自己那破壞慾的緣由。
不知是淒美否,但物件碎屑掉落,藕斷絲連的形態很醉人。
拉扯還是火燒,事物一點點頹萎,有形的淡出於時間與空間中,
很漂亮。

這是我頭一次把破壞慾連繫於觀賞之美中。
但這美麗還不能對應於意識中,面對人的剝落,只有歎息。

假如情感都置於物件中,我自私的還是把消失的物件,抽走了情感。
只剩那直接觀看的眼睛,也許這就是那破壞慾可怖之處。
亦是為何這不常發生,因為情感於我還是太重要了。
得知自己還是會消去物件裡的情感,這很可怕。

但又是一種發洩,我喜歡看它們難捨的斷離,
蹂躪還原成塵埃。

一種把苦苦編織的模樣,強行拆解的暢快。
如果可以蠻力破壞無形的事,能把世界重置就好了。

好吧,就將這慾望化作調整社會的力量。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