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15日 星期四

https://soundcloud.com/fragile_hk/9_mp3

雖在寫工作文間,但腦竟然閉塞了,
如果這裡是一個削筆器,就放下頭磨磨好了。

她問我的文筆從何而來,其實回答不了。
因為我對文字的吸收從來都在電影與音樂(還是英語的),
甚少看書,
而且記憶力奇差,其實沒可能吸收到書本什麼文筆,能記住劇情已好了不起

我只想到D的措辭,猜我不少「文筆」都從他來。
也許還有早期自己每篇日誌(不是這裡)。很無聊的,為了達到「無我」之境,
過去所有文章都沒出現一個「我」字,生成簡潔又別扭的文句。

現在都不這樣做,我看過去只是無聊的中二病發作。

最大原因應是自己心中太多要吐的事(孽)、太多聯想,箇中錯綜複雜,難以三言兩語完整說明之。
故如你所見,我的文冗長、多比喻、有質無質的事物交替形容、又如詩艱澀、飄忽。
感受能有質感、慾望能有顏色、情緒能有氣味,
反之,實在的事物都被我強加人格其中,雨是智者、樹是女生、酒是小孩子,嚷著要我喝掉。

聯想與聯想,靈界、情界、物界、異界都交疊起來,
因為畢竟,於我看來所有事物都有所關連,有它們的背面。

所以記憶可以是潮濕的,幸福可以是流浪者,卻出現在數學方程式裡。

以這眼光看世界,我只想過,世界於我便如一團爍著三原色亂碼雪花的一組「glitches」,
在遊戲間會突然出現的雜訊:神秘又多彩,又不能預見,只有無窮變化。
如此一來,我的世界是混沌虛無,同時所有事都在發生、又吹彈可破。

花盡力氣去抓緊平靜的契機與意義,
才讓自己在滿是聲響的世界中生存。

記得聽過一首音樂,是 fragile 的 #9 ,是香港的post-rock樂隊。
Post-rock就是漸漸疊加的聲音,可以很亂,但有序。
#9 從重重鋼琴聲,推演到很壯烈的吵耳結他聲,
如世界在吶喊,在我耳邊。

就是這種。

那時在西岸的海邊聽,會崩潰得停下腳步,想要一躍而下。
我的平靜是,水邊。水邊,是歸宿。

世界曾經沉重得我不能承受,只有粉紅色的髮絲讓我在外太空,
一抓一拉的拉到地上。

只是斷掉了,我又浮了出去。

如今卻墮進水了,
不如說,水體如殞石擊中我。

我是平靜的。
即使只有片刻,
因為水有折射,在水中看的世界會更大,
更吵。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