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18日 星期日

所以我不會離開

又在抽煙看街。
街上有一男在看手機,拐著走回家。
「他—有感受過純粹的情感嗎?」
腦中迴盪只有這個問題。

城市都把痛苦蓋掩。

我聽著嬰兒不斷的哭聲,又不其然想嬰兒體會的是那種情感。
能稱上純粹的情感嗎?

有點理解尼采為何想人最終都回復小孩般的意志,
這當然又是另一種斷章取義,可說是曾為二十年基督徒的一種技能。
耶穌都說過類似的話:只有如小孩般的人才能進入天國。

終究是什麼壓抑與磨蝕,成人都回不到小孩,失去情感,
失去向情感尋根究底的好奇。

這麼多年來,我確信人的天賦,或天職,是感受情感。
這麼多年來,我努力跟隨這應走的方向,追逐情感,
如飢渴慕義的人,尋求上帝頒下的誡命與精神。

情感深不可測,也許是這原因,我視情感如比人類更高的智慧、生靈,
終究人皆為情感的奴隸,無能為力,難以逆行。
說情感為我信仰,也不為過。

深切的體會情感,是難走的路。
我看街的人,心又產生可惡庸俗的自傲,
因為自認為情感流動於我,十分清晰、純粹,
純粹的情感讓我明暸語言有多無力、匱乏、低俗,
人類思維卻由語言而生——那到底可以走多遠?
看人類,進化遙遙無期。

自詡聖人又覺嘔心,
明明只是在抽煙無力逐夢的爛青年。

我可不管,有時在想,既體會過情感,
完成為人的責任,快快入道轉生投胎下輪迴好像更簡便,
到畜生道就只管繁殖好了。

十分消極。D大概會說我又錯解道法,
她會說我太多重要事沒做。

對,有她在,我要體察的情感又何止那片刻純粹,
畢竟純粹大概還有千百萬,
若自視過高,反倒目空一切。
「小伙子,你還要領略的情感還多得是。都將要沉重得把你輾斃。」
天跟我說道,也許又是稱作情感的天。

好像會好累,但再次這是為人的責,
充滿意義。

撇除要認真尋死外,充份與情感交流是生存另一種目的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