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29日 星期四

水氣

我知這很造作,但從精神而論,我非抽煙不可。
跟我抽過的人知道,我對煙沒轍,
因為高濃度的煙,我就會暈得可以,一定把頭輕托。
但只有這種狀態,我才可以自我。

若日頭平常上班我都在裝可以,其實都非我所思,如把一種自我封鎖,
搬出能應對的自己,那還算是一個人。

但我是一種不能維持穩定的濃霧,思想都在浮,
又可撥弄,又會朧罩成一模樣,
潮濕又輕、穿過後又如一的水氣。
臉上只有靜止,因我都不喜散發過剩的正能量、或惹人厭煩的負能量,
剩下淡然。

飄然又可以隱若觸碰,似在不在,卻又清晰看見。

抽過煙後,人就定著、靜止,霧氣便慢慢呼出、輕縷縷的纏旋著。
我如老照片般,淡出於啡黃的背景外,相貌模糊,卻呈現最真實的我。

又想點煙了。
當然不只是因為可以自我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