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12日 星期一

堅強,堅強,我們一起努力吧。

聽那迴聲,如森林中的晨光——
我坐在路邊,天橋底看雨,內心又是一陣悲傷。
如果雨水是從雲而來,雲從海而來——但雨水又不夠淹死我。
那牠們就像不夠能力的汪洋,卻想要幫忙讓我哭。
好的,你都打在我頭頂,緩緩流過眉毛,到眼角,怎麼看也像淚痕了。

原來要承受一份空虛的工作,一點也不易。
「堅強,堅強。」她又在我腦中說。
因為悲傷不會停止,只有堅強可以撐過去。
我向來就不是堅強的人。只是每次痛哭後,明天也是如此活過。
一直想要死是真的,但想死得完美是更真。現在死就不完美了。
而且我正在體會生命——或是更深的事,很難,沒有出口,萬劫不復。
如跌墮在無窗的房間中;如深沉到只有海底雪的深淵裡,
瘋狂與平靜同存、交替、互補、互噬,永無止境的流動。

她說她如毒物,總讓人為她瘋狂,
我說生活怎麼都不正常,能更好的體會生命,何嘗不可?
你是我生命的狂。

我其實死了好久,
好久好久,
像屍殼一般,只在醉薰薰的表象空氣裡享樂。
頂多會談談性、談談電影、社會,把眼光都拋到外邊,想要實現內在什麼的一種價值,
也許這都很有意義,是逐步建構自己世界的階梯。

我每次又會在想,人生為何:不就是要感受人才感受到的——情感。
最近情感在我流動得很快,很滿,而且還要加倍下去。
我遇見美事、瘋事、平靜事、舒適事、坦然事。

也許為了好好跟她走下去,即使看過了人生,還得繼續生存,
因為我離不開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