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25日 星期四

如風中飄舞的白膠袋

我輕依在細小的窄鋁窗邊,看對樓的黃燈。

我想起世上最後的男孩對有四張紅寶石臉的神問:
「如果誕生是最偉大的創造,那麼其後的,不就是一種失落嗎?
慢慢萎靡成一濕爛的爛攤子。」

神答:「單是偉大創造本身不足夠的。若我讓這火星智慧文明走向滅亡會怎樣?」

「但這一切都將灰飛煙滅,又有何意義?」

神沒有回答,只燃點腳下的火,衝向將撞往火星的彗星,死了,彗星最後撞向地球。

我像《美國麗人》的男孩般,體會了世上最美麗的事,
美麗得我無法承受,沉殿得我能化掉。

那麼其後的,不是只有失落嗎。

當我想到美麗是會消逝,貪婪地珍重為只能做的事。
卻醒悟,美,其實是不會受時間所制。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