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21日 星期日

最近我的眼不怎麼看見,頭痛頸也痛,胃口都不好,還很容易會哭。同時又感到幸福的。

最近多了寫字,多了很多。

最近沒有那麼想去死,也沒因悲傷而哭太多。
也沒感覺孑然一人得要斃命,
亦沒有那個他說要把我賣了。

可是,
心裡就是有一股幽幽的,
像Cigarettes After Sex 般,黑白又朦朧,
靜靜的憂愁纏繞自己。

我猜不少人發現,我沒有再在Facebook煩人了,也沒有怎麼用ig,
亦少了跟朋友聯絡,連剛認識不久的女生,都懶得想要找。

就如此想寂寥,
想要到海邊自己走一走,抽著煙聽海邊的歌。

我尋不著原因,理應我最近很快樂才對。
但就是,灰暗的,疲憊的,整個人都快沒能量似的。

就只有寫字剩下來。
最近大腦好像被激活了甚麼,總能想很多事,說很多話。
應該與工作無關,工作於我的影響不多。
只是一直都不想再幹,然後又自虐的樂在其中。
加速磨蝕生命,這個念頭不錯啊。
唉。

我都不知道。
為何在哀怨之中,就是有種平淡的安逸感。
都蠻好的。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