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20日 星期六

這...是幻覺嗎?是精神分裂症嗎?

她說我的聯想力強得出奇,
這已經是我不以為然的事之一。

過去D總說我有孽眼,是指我看到一件事物當中的孽。
第一次發生的時候,是我禁肉間,我看見肉會看見屠房的情境,
牛隻的慘叫聲響得可怕,刺耳的電鋸聲響過不停,一整遍血淋淋的模樣,
血花四淺的。

然後孽眼愈發厲害了,
我會看見商品的製造者,與製造者的家人。
例如坐的椅是中國造的,手在按的鍵也是中國人的,
他們應該,很窮,很沒學識,但也許很快樂。
然後每件物件都有人的痕跡,假如情感能如細菌依附在物件上,
我每天都碰過上億人的情感痕跡。

過去還好好的,現在看見其他事物,特別是大自然的。
如水滴在小塘上,如花槽裡的一石一木,
它們都如有意識般,在我腦中述說他們從粒子到石頭的期間,所經歷的轉變。
靜止卻又是動態的。

看人,例如日前在看回顧香港社會運動的片,
看見示威者被警察粗暴拉起時,孽眼令我看見警察就在我面前拉走我。我連當時的聲音與濕度都感覺到。

特別當我聽人的故事時,
悲傷的故事,我又被帶回去了。
看見她所經歷過的,我沒遇過。
但腦就是如此充滿影象。
彷彿我遇過,聽過。

然後我現在會閱讀了,
所以文字如蒙太奇,用 Wes Anderson 的明快剪接手法,
但卻又是 David Fincher 的色調般,
在我腦海飛快掠過,所有影像都播放著,
這還真可怕。

眼淺的我淚腺不夠大,
不過我已經變得很會忍哭了。

反正我快瘋。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