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19日 星期五

看破後然後不作一事

可能是因為上班的關係,寫字的慾望與失落的時候差不多。
驀然才發現今個星期沒有跟D通話,也沒太找身邊的朋友,
亦在社交網站消失。
並非孤獨,也許只是我病入膏肓。

最近還是喜歡了抽煙,不是煙的味或暈的感覺很好,
而是我喜歡點燃東西。
煙是唯一可以合理經常點燃的事物了。
我愛看火一點點把煙的白紙削掉,像漫不經心的,弄黑了煙。
然後留下煙上的灰。未抖下的灰複雜如一個世界,裡面亮著燈,
像地球的黑夜。
以灰燼來比喻地球倒不錯。

但我更喜歡灰燼,明明只是黑白灰,卻很美。
我慶幸自己能看見。
如果地球只有水,我大概會更喜歡地球。
如果我能再造一個星球,我不會讓資本主義發生,
但讓智慧物種的本性是不變的話,大概每個文明終究都發生資本主義。
有時走資本的地球於我像一層地獄,
要爬高一層,就要看破當中謬誤,努力撥亂反正。
假如本心與行動力可以量化,然後所作所有會有所加分,
夠分後,死了就可以上高一層入別的道。
與積陰德不同,這種量化按個人意願而變。
道德,與道,和德,盡是不同。
所以當過去的中學老師問我現在信什麼時,
我說我信要讓自己成為自己,
行自己的道與德。
也許是種任性的逃避,我快不管了。
如Comedian 般。

如是者,每次抽煙時都花上時間去看煙,
與煙一起燃燒生命。
我可不管。
大清早盡是廢話。
偶爾寫廢話調劑自己的
病、憂傷、狂、喜、色、平靜。

我走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