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18日 星期四

的士比小巴更能治病吧

我坐在往家的小巴上,看見大雪紛飛,
突然就好想哭。
一團團白棉在顫動的樹葉間飄散,
在黃色街燈間,溫暖的。

腦間溫暖的。
因為連那刻思緒都太可貴,
打消了衝動寫日誌的念頭。
就如美景當前,不拍照般。

我在嗅我抽煙的手指,感受著煙,感受剛才的熱度。
明明是奇臭無比的煙,卻帶一份熟悉感。
我病了。但是良病。

病的只好把頭放下,
享受這片刻靜寂。

感受就如,眼耳所受過多的資訊都不能進入,
只想靜寂的,感受螞蟻從這裡爬到那裡去。

我不想病好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