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15日 星期一

我們都累了。

我整夜都只想吐。我對煙就是沒轍。
她手只輕拿一根煙,卻把燃著的末端壓向我頭上,
燒我的衣,燒我的首飾,燒我的頭髮,只剩我一直揭力隱藏的糟處。
我想到我的房間,如垃圾崗般,大概能反映一個人,如何不檢點,
卻想把房間貼滿海報。

我手只輕拿一根煙,瞇眼看自己呼吸,讓火一點點靠近自己,造了一點點灰。
我喜歡這簡單的能力,呼吸就能控火。
這點點的超能力讓我偷偷的高興,
明明身邊所有人都比自己能幹。
就連大庭葉藏這個廢人都比我懂更多。

我沒作一聲,但其實她所有擔憂也是對的。
鞭策自己很多年,到頭來一直在跑圈。


我望向大堂的鏡子,看面前的俊美青年受我擺佈24年,
就算他人生較很多人幸運,但已被我磨蝕得迷迷糊糊的,
有時會感到快活,因為他好像不是我。

但其實我是有份的。
有時會忘記,我就是要這樣擺佈這具屍體多數十年,
離不開了。
他的眼神很可憐,很疲累,但還這麼好看。
但縱使好看,還是這麼窩囊。

我虧待他了嗎?
有時會但從他的眼神看出,他很想我走,
他本有一把不怎麼低沉難懂的腔,他是個很有活力的人。
只是如此不幸的,我滲進他一指一髮中,完美操控他的身驅,
弄壞他的人生,
如Being John Malkovich 中。

這是悲劇,因為我走不了,即使我如何快活。
慢慢便體會到,我開始要照顧他,要為他著想,要令他生存,
又要用他的身體討好自己。
唉,我想換副身驅。這個經驗不夠,基本值不夠,
難有進步空間,卻要服侍他一輩子。

是否我生前犯下滔天大罪,得要這生照顧這無力青年。
他是我的誰?我為何要為他負責任了?
看他如此無力,我讓他能寫文寫書,賺到了吧。
他就只有相貌不俗這個長處。

有時我很可憐他,我跟他一樣無用,但他不致於此,
只是我對他,太差了。也許因為他真的不是我。
我就像...監護人、看守人甚麼的。
好吧,I suck at my job。但他真的很難養。
有人要代替我接管他嗎?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