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14日 星期日

還是不抽了。

第一根煙,是卷煙的她給我的,
她口叼著濾咀,細心一邊卷我接著要抽的煙,一邊教我卷她接著要抽的煙。
我把煙草都放了很多,還不懂好好的卷,最後整條煙都很醜。

她卷好給我,點了煙,跟男友一起看我抽人生第一口煙。

我沒有咳,她叫我好好把煙吞下,
她男友略感讚歎說「欸抽得很自然啊,很純熟的。」
幾人就坐在草地上抽煙,聽音樂,談造夢與電影。
那時還是夏天。

那夜我的口乾燥得不行,在火車站外問涼茶店的老闆娘「抽煙的該喝哪種—」
拿起碗來一飲而盡。
回到家後還刷牙。

但我還是把濾咀保存了,喜歡儲舊物的我,
就是連發啡黃的煙咀也要存。
用了幾天偷偷嗅那殘存的煙味,
過幾日後哇啦哇啦男叫我把煙咀扔了,
生怕我會上癮。

前天生日,一個人去聽 Cigarettes After Sex 的演唱會,
認識了旁邊的女生,我們拿著偷帶進場的酒乾杯。
完結後跟她在候車,明明是有車了,隊伍一直走,
她毫不猶疑向我遞上一根煙,把啞黑色的有蓋打火機給了我。
我喜歡她如此直接、不開口問我抽煙與否,
雖然給了我類似的眼神,但這樣簡單真好。

明明是快要上車,我跟她在上車前大力抽了好幾口,就扔下大半支煙,
我還笨拙的踩了好幾腳,一看就知我不常抽吧。

如女神的她,和有法文紋身的她,兩人都跟我說過同一句話:
「其實我是大煙剷。」
過去總叫朋友戒煙,可我卻是酒徒。

法文紋身的她給了我煙,在咖啡室外抽完後,很迷的醉倒在疼人的磚牆上看她寫字。

美少女給了我煙,看過《一念無明》後,因為兩人都抑鬱,只好抽一根當解壓,
她給我前還問我「Seriously?」因為她之前在我面前抽,我都沒跟她要,這次卻要了。
就像憂傷的人想要酒般。想要自殺。

張床小姐叫我陪她抽一根煙,她喜歡看我暈。
再之前跟她抽,我暈得吐了。也可能是啤酒不好喝。
就暈倒在紅磡站外的天橋上。
本身還以為是草與酒,後來回想應該是煙。

因為某夜跟少男到老地方抽水煙,點了個重份量的,
抽過幾口就暈得不行。
我猜我對煙就是沒轍。

今天再看《一念無明》,身上剛好有火機(某次聚餐點蛋糕用的)
然後就想買煙來了。
假如煙有魔鬼,OK與7-11就是牠的據點,
便利店的存在讓我快將失守。

我跟gfable的她說我要抽煙,她很討厭我抽,
我說「反正想要死,抽煙不就最合適了。」

然而當法文紋身的她叫我一起抽,
我卻說「不要,我不想陽萎。」

我經常聯想現在自己一副頹敗浪子相,
抽煙的話很配。
我總想起《花樣年華》與《2046》中,
周慕雲用食指與中指夾著煙,輕托頭側,
對打字機沉思,煙就幽幽的飄。

可我抽煙真的只想死快點。
畢竟鼻咽癌是頭號殺手。
這樣更好,我終日不止的鼻血可以有好解釋。
「啊又流鼻血了,一定是抽煙的禍。

還有紅髮的她都在抽,不知戒了沒有。
還有銷魂的她都有抽,好像未戒。

身邊有抽煙的女生都相貌不俗,有些甚至很美。
不知為何。

而且只有女生都在抽,
在裝甚麼,除了D與哇啦哇啦男,你沒有男性朋友呢。

那晚第一次跟得不到的她吃晚餐,
我問她可以如何慰藉她,她便牽起我的手。
然後抓往鼻聞,
「你沒有抽煙呢。這樣很好。」
接著繼續牽我。

我猜這是我唯一不會抽的最大原因了。
我不想很臭。
口臭手臭,做愛都很沒情調。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