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13日 星期四

Says, "But doctor... I am Pagliacci."

今天是久違的憂鬱。
經驗告訴自己,憂鬱時不要彈鋼琴和看電影。
所以還是寫寫甚麼好了。

前幾天前度找我了,
跟我分享歌曲,簡單問了對方的近況。
她跟我說:
「要怎麼做,才能逃離這份憂鬱?」

記憶又把我拉到幾年前,因為這女孩給我的感覺,看來從此至終,
都沒怎麼變。
不過我明白這種晦氣的語調。

因為這是事實吧。
憂鬱,其實與所有情緒一樣,揮之不去。
我們可以做的:
「只可以靠每天的小確幸來支撐自己,渡過每天的煎熬。」
然後等死吧。

我是個十分樂觀的人,
有幾個朋友卻是悲觀的人。
正正如此,我其實很認同他們的,
因為他們看的,都很寫實。

也許人生都有煎熬,亦會死亡,
而且折磨是不會停止的。

但最近我模仿了Watchmen裡Commedian的價值觀,
只要我都把事實看清了,
就當事實的反諷吧。
一個笑話。

至少自己會高興。

I heard joke once:
Man goes to doctor.
Says he's depressed. 
Says life is harsh and cruel. 
Says he feels all alone in a threatening world. 
Doctor says: "Treatment is simple. 
The great clown Pagliacci is in town tonight. 
Go see him. 
That should pick you up."
Man bursts into tears.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