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30日 星期日

靜止於黑暗的水裡

「因為你這人就是,又寂寞,又好勝吧。」有她如此說。
「不要把我說穿,我會喜歡你的。」

我猜,得不到的她都看穿了。
粉紅髮的她都看穿了。

我靠在七彩又刺痛的牆上,喝酒,看煙漂,看燈閃。
聽著事後煙的歌,迷糊著。
想起前度,想起失去她後的自己。

回家的路上在聽Gorillaz 的新歌Busted And Blue,
寂寥感襲來了。

好比看過Synedoche, New York後,我感到自己孤獨。
一切所做的事,只想從孤寂感帶離自己,忘記自己——
只是站在虛空中。

沒有一物在周圍,
沒有樹,
沒有貓,
甚麼都沒有。
如靜止在黑色的水體中,
窒息的人,發漲的身軀,
甚麼也沒有,
一切只是虛空。

「城市的人,都是寂寞的人。」
「如Lost In Translation般。」

明天就去東京了。

曾經我很鍾愛城市夜色的寂靜,
到現在也是,
只是城市都快消失了,
我的心,只有被虛空包圍著。

一直也是寂寞的人。

一直也是一個人。

永遠也是一個人。

永遠也是孤獨的一個人。

我現在只想快速賺一筆錢,
然後深潛到馬里亞納海溝中,

不再回來。

既然死亡讓生命有意義,
為何我不讓自己的生命,只向死亡負責。
既然想好如何死了,
不如就努力讓自己按計劃死吧。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