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1日 星期六

泊於西西里海邊的無無密西西比周

昨晚跟少女去快活吸水煙。
我說要把她在這裡喚作少男了。

並不是在笑她像男生,
其實非也,於我而言她真是很有型性感的女人(可以了嗎?高興了嗎?)
而她內心亦是如少女般吧。

不過她在我的朋友圈裡,她更像我的男性朋友。
因為(人人皆知的,)我比較多女性朋友,
而先不論我會否實際考慮某一女性朋友為伴侶,
她們都不是完全沒有可能。

但少女,不,少男她就是完全沒可能之列。
不是她不正,說實的她才是最正的那個。
只是,也許如D一樣,我跟她處於最舒適的相處模式了。
亦是很難得的相處模式。
而且她也泊岸於西西里海邊。

昨晚我沒有說。但之前說要找回私人日誌,她已經成功了。
昨晚我如向神父懺悔般,基本上我內心自責的事,
都向她說了。

我猜如此純粹的友誼,大部份都是歸功於她如何斬釘切鐵吧。
就連跟她在床上喝威士忌,她說:
「要是我們有甚麼,你休想我讓你上床上喝酒。」
不過也是。
即使我們彼此如何沒底線的談天。
休想就是休想啊。(你也休想。)

幾個朋友都問過我跟少男會否有甚麼關係,
我單是想像都臉有難色了。
這是多麼可怕的一個想像。
就如要你想像跟你的最好同性朋友上床般。(假設你是異性戀)

我猜男生總有一個好閨蜜的,
只是少男真是少男,
而且還是我不喜歡的那種類型。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