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18日 星期六

不過我最喜歡的動物的確是水母。

昨天我跟得不到的她在荃灣西海旁散步時,
看見藍綠色的海裡,有一隻迷路的水母。
在碧波裡浮浮沉沉,可愛極了。

這大概是我最近最快樂的片刻。

我接著跟她說我有多喜歡水母:
「你知道嗎,水母沒有腦,只是由一組會有反射動作的細胞組成。
一下下漂到那就吃到那。
而且身體只有1%是屬於自己的物質,其餘都是水份。

如此簡單的一種機制,竟然生存了上百萬年啊。」

「而且他們是單性繁殖的,所以基本上所有水母都是同一隻吧。」

哈哈,對呢。牠這麼一隻水母就生存了幾百萬年。
很厲害。

一邊走,我一邊十分隨意的把內心對周遭事情跟她說,
我造甚麼夢、有多討厭小孩、我想怎樣死去等——
我知道這很荒唐,
但跟她去散步時,
都有一種很青澀的感覺。
我可以自私的做任何事,說任何話,
都很自然的。
不論是多無聊和怪異的事。
也許因為是得不到吧,她都只能被動的接收了。
又或是她很接受我怪怪的一面。

是某種很特殊,很懷念的感覺。
我知我可以再詳細描述,不過還是算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