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7日 星期二

舊病復發 / 浴場的真實體驗

我正在寫文章的,可我又煩老毛病,在工作時總喜歡寫自己的東東。
其實是在看自己的舊日誌,看著看著又會想寫新的。

最近又怪病纏身了。
只是我對這種病開始不怎麼抗拒,雖然夜晚的時候很辛苦。
但有時也挺享受的。
畢竟這個病是反映我內心的一部份。

昨夜因病久未眠,
更吞下大量酒精,病更發嚴重。
我以為酒會讓人昏睡,怎麼卻精神百倍。
我自私的去找我的貓,說了句自私又燃眉之急的話。
當然沒有回應,貓都要睡覺吧。
但只是短短幾個字,我卻把病情訴盡了。
才可安眠。



好像造了數過夢。
我剛才略略把過去寫過的夢日記都看了,
發現過去會造的夢,最近都不造了。
至少我沒看見。
包括殺人的夢,或澡堂的夢。

昨晚只夢見跟幾位朋友為一名好友在茶餐廳辦單身派對,
因為他下星期要結婚了,恭喜啊。
十分普通的夢。
但我懷念過去浮誇的浴場啊。
浴場好像比澡堂好。

在此分享個小故事:
上年跟家人到台灣旅行,到了陽明山,
當然是浸溫泉了。
酒店有林林種種的溫泉,簡直是我的樂園,
但最佳的,是裡頭一個裸體溫泉。
我太高興了。(我猜自己有中度暴露癖的,看我Facebook的頭像)

我走進去後,立即脫下褲子,搖晃晃的走,
轉個角看見,一個人都沒有。
這真的好比夢境了。
那是一個有園境的溫泉。
有一個沖力不俗的小瀑布,不遠處還有一個冷的泡腳池。
我便坐到旁邊的圓石椅上,高興的淋浴清潔。
真是難掩興奮之情,我還一邊哼歌。

洗淨後,先在溫泉泡腳,然後半身,全身的。
全身一絲不掛的浸溫泉感覺真好。
然後我泡夠了,就站在瀑布下。
又熱又猛的水從頭瀉下,很舒服的按摩著我的肩和背。
赤條條的真舒暢啊。
我把雙手舉起洗頭,像廣告一般造作。

好吧重點來了。
有個大叔探過頭來看,

他大概是看到:
一赤條條的美少男興高采烈在陽光與瀑布下沐浴。
而且還要很乾淨的(自己參透)。

下一秒他縮回去。
笑死我了。
怎麼男人會因為看見別的男人裸體會跑掉。

更好笑的是其後幾個男人如是。
基本上我把整個裸池都霸佔了的樣子。
這樣也好。
根本是美夢成真的感覺。

啊好想到更大更美好的浴場。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