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30日 星期四

黑暗的人如我就是不能見光

回想這一星期有夠瘋狂的。

本來想寫寫有多瘋狂。
但還是算了。

漸漸覺得自己開始多秘密了,不能全盤托出。
也許要把私人的blog找回來了。

但是高興的。

不過最高興還是看電影吧,哈哈。

2017年3月20日 星期一

不是不想談,而是不想再令人傷心了。

其實不是不想談戀愛。
微胖的女孩說我很需要skinship的人,
前幾天,連gfable的她都這樣說了。

這個我很清楚,但不是因為我好色,
而是我很「好人」吧。
就是有些人都感覺暖乎乎很舒服的,很香的。
自然就喜歡黏著她們。(他們)

談戀愛自然可以有人讓我長期黏著吧。
這也是個問題,因為不是每人都喜歡被黏的。

「我這種人,一談戀愛就會變差了。」
這是對自己的評價。
因為每個跟我有長久相處的女生,都覺得我很討厭吧。
(但並不是因為好色)

而是我有點蠢。
對事物都不怎麼敏感別人的感受之類。

「從此以後,你要好好從其他人感受出發。」
這是,比我年長的她,跟我說的最後一句話吧。

不知自己現在如何了。
有時會很好奇,
好奇自己再談戀愛的話,會否所有事都變好了,
自己會變好了。

但瞧我這副德性,
那會是談戀愛的好對象。

又再一步感到自己更像浪子了。

2017年3月18日 星期六

不過我最喜歡的動物的確是水母。

昨天我跟得不到的她在荃灣西海旁散步時,
看見藍綠色的海裡,有一隻迷路的水母。
在碧波裡浮浮沉沉,可愛極了。

這大概是我最近最快樂的片刻。

我接著跟她說我有多喜歡水母:
「你知道嗎,水母沒有腦,只是由一組會有反射動作的細胞組成。
一下下漂到那就吃到那。
而且身體只有1%是屬於自己的物質,其餘都是水份。

如此簡單的一種機制,竟然生存了上百萬年啊。」

「而且他們是單性繁殖的,所以基本上所有水母都是同一隻吧。」

哈哈,對呢。牠這麼一隻水母就生存了幾百萬年。
很厲害。

一邊走,我一邊十分隨意的把內心對周遭事情跟她說,
我造甚麼夢、有多討厭小孩、我想怎樣死去等——
我知道這很荒唐,
但跟她去散步時,
都有一種很青澀的感覺。
我可以自私的做任何事,說任何話,
都很自然的。
不論是多無聊和怪異的事。
也許因為是得不到吧,她都只能被動的接收了。
又或是她很接受我怪怪的一面。

是某種很特殊,很懷念的感覺。
我知我可以再詳細描述,不過還是算了。




2017年3月7日 星期二

舊病復發 / 浴場的真實體驗

我正在寫文章的,可我又煩老毛病,在工作時總喜歡寫自己的東東。
其實是在看自己的舊日誌,看著看著又會想寫新的。

最近又怪病纏身了。
只是我對這種病開始不怎麼抗拒,雖然夜晚的時候很辛苦。
但有時也挺享受的。
畢竟這個病是反映我內心的一部份。

昨夜因病久未眠,
更吞下大量酒精,病更發嚴重。
我以為酒會讓人昏睡,怎麼卻精神百倍。
我自私的去找我的貓,說了句自私又燃眉之急的話。
當然沒有回應,貓都要睡覺吧。
但只是短短幾個字,我卻把病情訴盡了。
才可安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