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2月21日 星期二

也許不少人會驚訝我走這路線,但於我而言實在是在合理不過的。

為期三天的同讀節過了,
總括而言我得到了很多。
成功把自己外向的一面開發得淋漓盡致,
對所有人都十分主動又風趣的,又毫不害羞啊——
有點過份得我以為自己被別的人上身了,
懂我的人都知我其實不太懂社交吧,就如沒見世面的小伙子,這也是真的。
社交技巧我都在模仿D,和一個在澳洲認識的社交達人,還有粉紅髮的她都很懂吧。

好吧。

我很久以前就明白,我最擅長就是模仿,也許因為我是很易被人影響的人吧。
透過模仿不同有興趣的人和做他們做的事,我從中尋找自己喜歡做的。
久而久之,這邊拿一點,那邊取一點,拼拼貼貼的把自己造好了。
不知是否因為這樣我人格比較分裂?算了。

同讀節我認識了不少人,是最大收獲,太高興了。
過去我知道毫無意義的社交是沒有滿足感的,
但換角度看,既然我有十分固定的摯友了,偶然多認識新朋友,
增廣見聞,都頗有新鮮感,頗刺激吧。
不錯啊。

當然要說最激動的一幕吧。但可以後說,因為都說過幾遍了。
裡頭的想法都說過幾次了。

同讀節過了後,夜晚母親問我到底這陣子在做甚麼,
很自然就談到對性的看法。互相交換意見後,當然沒有共識了,
我也不是要當不孝子,當然我很愛我母親,
只是人生生活方式不同吧。但我很感謝她尊重我的選擇,
因為隔天她沒有抓住我說教了。

而已當她問到我的性取向時,我還是沒有直接回應啊。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