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2月15日 星期三

再遇一生難忘的女人 / 再見絕無僅有的摯友

本來前晚造了很有趣的夢,但還是想說今天的。
昨晚我造夢,情人節,我返鄉了。我甚麼也沒準備,也沒帶,
懷著戰競的心情,去見粉紅髮的她,想給她驚喜罷。

我跟D一直都說Perth是我們的鄉,
因為對Perth,我和他都有鄉愁。

前幾天我一邊在窗邊為我的青苔石澆灌,一邊想下午吃什麼。
不如就走回城市,穿過車站到北橋,看看台灣店的,或是Papa Rich也可,
噢不,我在香港呢。Damn

一年在Perth生活,我把路都記起了。
D也說,很懷念那時的生活。自由自在的。

我今早跟粉紅髮的她也說了,
(有時是粉紅髮的,有時是叫現在的,但兩人都是她)
我跟她說,
你知道嗎,上年的這一天,我們第一次相遇。
她記得,也笑了。
她還記得她騙了所有人情人節沒節目,其實是跟伴去看了Deadpool,吃了頓好的。
「你把我這個乞丐撿回,修好了呢。」
我沒說這句,但是真心的。此刻我仍覺得自己欠她。
族長說,一個女人有一個男人如此想念她一輩子,也是種褔份吧。

跟她也相處了九個月,與她的事——還是之後再說。

前幾天我跟她說,我加入了某傳媒的義工。
她很驚訝。
也許因為仍然與她有關罷。
我跟她說,不盡是與你有關。只是你實在改變了我,而令我想出於自己的想法,去加入的。
那,我遇見了你,我們相處過,你就怎麼影響了我——
這是事實吧。
只是,那是很 大 的 影響罷。哈哈。

我跟她的事——

在此我亦敢說,粉紅髮的她改變了我很多很多,也許跟樹一樣的多吧。
那已經是,猶如構成我的人生觀念了。

然後,粉紅髮的她都在說遇見了真愛,也說自己變了,
也說「活在當下」仍是自己的格言,
對啊,所以當時我在此稱她為現在的她。
她總說自己是活於此刻的。

她也許是變了,
變好了吧。從根本的,她還是那麼,及時行樂。
這是我喜歡她最大的原因。(也是其中一個)

今早尋回與她的相處,
今夜卻是與D最後見的一天。

當然待他讀完回來可以再見。
但一年半啊。他可是我的良師益友。

我把D在此稱讚了許多次了,所以都不想再讚他了哈哈。

許多朋友都問我跟D到底何時結婚,我亦一直強調,
我跟D如君子之交淡如水,實際上所有情感的事、或我個人的秘密,我都沒向過他提起,
我們一直只是在大家舒適的範圍內相處,談談世事、未來,又談談相同的興趣,
雖然沒有強烈的情感寄託,但不知不覺,多年的相處愈漸鞏固,成了最平淡又最深交的朋友吧。
我們不會結婚的,當然,他不是我的菜,哈哈哈哈。

但今天晚飯後,我們就在車站,站著談了一個小時多,
也許因為未來一年半都不能面對面暢談吧。
終於臨別的時候,我拍拍他肩,祝他一路順風。
看他背影逐漸行遠時,我又眼紅了。
可能他如我的兄弟吧,我感到不捨。雖然只有一年半。
但他路途艱辛呢。

對上一次因離別而眼紅,是粉紅髮的她,
當時我哭了。那當然,因為我對她感情很重。

再上一次是家人來澳洲探我,送他們離開機場時,其實我快要哭了。
因為他們很愛我。

今次為D送行眼紅了,因為D是我絕無僅有的摯友吧。
在此祝D一路順風,生活安好愉快,努力追求而成功達成自己的目標,
最重要的還是——得道。
年半後見。我會守約的。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