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2月21日 星期二

也許不少人會驚訝我走這路線,但於我而言實在是在合理不過的。

為期三天的同讀節過了,
總括而言我得到了很多。
成功把自己外向的一面開發得淋漓盡致,
對所有人都十分主動又風趣的,又毫不害羞啊——
有點過份得我以為自己被別的人上身了,
懂我的人都知我其實不太懂社交吧,就如沒見世面的小伙子,這也是真的。
社交技巧我都在模仿D,和一個在澳洲認識的社交達人,還有粉紅髮的她都很懂吧。

好吧。

我很久以前就明白,我最擅長就是模仿,也許因為我是很易被人影響的人吧。
透過模仿不同有興趣的人和做他們做的事,我從中尋找自己喜歡做的。
久而久之,這邊拿一點,那邊取一點,拼拼貼貼的把自己造好了。
不知是否因為這樣我人格比較分裂?算了。

同讀節我認識了不少人,是最大收獲,太高興了。
過去我知道毫無意義的社交是沒有滿足感的,
但換角度看,既然我有十分固定的摯友了,偶然多認識新朋友,
增廣見聞,都頗有新鮮感,頗刺激吧。
不錯啊。

當然要說最激動的一幕吧。但可以後說,因為都說過幾遍了。
裡頭的想法都說過幾次了。

同讀節過了後,夜晚母親問我到底這陣子在做甚麼,
很自然就談到對性的看法。互相交換意見後,當然沒有共識了,
我也不是要當不孝子,當然我很愛我母親,
只是人生生活方式不同吧。但我很感謝她尊重我的選擇,
因為隔天她沒有抓住我說教了。

而已當她問到我的性取向時,我還是沒有直接回應啊。

2017年2月15日 星期三

再遇一生難忘的女人 / 再見絕無僅有的摯友

本來前晚造了很有趣的夢,但還是想說今天的。
昨晚我造夢,情人節,我返鄉了。我甚麼也沒準備,也沒帶,
懷著戰競的心情,去見粉紅髮的她,想給她驚喜罷。

我跟D一直都說Perth是我們的鄉,
因為對Perth,我和他都有鄉愁。

前幾天我一邊在窗邊為我的青苔石澆灌,一邊想下午吃什麼。
不如就走回城市,穿過車站到北橋,看看台灣店的,或是Papa Rich也可,
噢不,我在香港呢。Damn

一年在Perth生活,我把路都記起了。
D也說,很懷念那時的生活。自由自在的。

我今早跟粉紅髮的她也說了,
(有時是粉紅髮的,有時是叫現在的,但兩人都是她)
我跟她說,
你知道嗎,上年的這一天,我們第一次相遇。
她記得,也笑了。
她還記得她騙了所有人情人節沒節目,其實是跟伴去看了Deadpool,吃了頓好的。
「你把我這個乞丐撿回,修好了呢。」
我沒說這句,但是真心的。此刻我仍覺得自己欠她。
族長說,一個女人有一個男人如此想念她一輩子,也是種褔份吧。

跟她也相處了九個月,與她的事——還是之後再說。

前幾天我跟她說,我加入了某傳媒的義工。
她很驚訝。
也許因為仍然與她有關罷。
我跟她說,不盡是與你有關。只是你實在改變了我,而令我想出於自己的想法,去加入的。
那,我遇見了你,我們相處過,你就怎麼影響了我——
這是事實吧。
只是,那是很 大 的 影響罷。哈哈。

我跟她的事——

在此我亦敢說,粉紅髮的她改變了我很多很多,也許跟樹一樣的多吧。
那已經是,猶如構成我的人生觀念了。

然後,粉紅髮的她都在說遇見了真愛,也說自己變了,
也說「活在當下」仍是自己的格言,
對啊,所以當時我在此稱她為現在的她。
她總說自己是活於此刻的。

她也許是變了,
變好了吧。從根本的,她還是那麼,及時行樂。
這是我喜歡她最大的原因。(也是其中一個)

今早尋回與她的相處,
今夜卻是與D最後見的一天。

當然待他讀完回來可以再見。
但一年半啊。他可是我的良師益友。

我把D在此稱讚了許多次了,所以都不想再讚他了哈哈。

許多朋友都問我跟D到底何時結婚,我亦一直強調,
我跟D如君子之交淡如水,實際上所有情感的事、或我個人的秘密,我都沒向過他提起,
我們一直只是在大家舒適的範圍內相處,談談世事、未來,又談談相同的興趣,
雖然沒有強烈的情感寄託,但不知不覺,多年的相處愈漸鞏固,成了最平淡又最深交的朋友吧。
我們不會結婚的,當然,他不是我的菜,哈哈哈哈。

但今天晚飯後,我們就在車站,站著談了一個小時多,
也許因為未來一年半都不能面對面暢談吧。
終於臨別的時候,我拍拍他肩,祝他一路順風。
看他背影逐漸行遠時,我又眼紅了。
可能他如我的兄弟吧,我感到不捨。雖然只有一年半。
但他路途艱辛呢。

對上一次因離別而眼紅,是粉紅髮的她,
當時我哭了。那當然,因為我對她感情很重。

再上一次是家人來澳洲探我,送他們離開機場時,其實我快要哭了。
因為他們很愛我。

今次為D送行眼紅了,因為D是我絕無僅有的摯友吧。
在此祝D一路順風,生活安好愉快,努力追求而成功達成自己的目標,
最重要的還是——得道。
年半後見。我會守約的。

2017年2月11日 星期六

情感太麻煩的人還是單身比較好,就當不要為禍人間。

不夠前看過La La Land,想了前度一整天,
更把背後的紋身於Instagram作了個小解讀。

曾一起上班的女生便問我是否很想前度,
她說一直覺得我跟前度如天造地設。
這是真的,我猜,
當時跟前度如電影主角般合適,
不論興趣、價值觀等都一樣。

但我都說過太多遍了,
人不對就是不對的,這裡說的人是我。
我不對,因為我還很幼稚。

十分慚愧的說,關於做人的事,還不是前度、粉紅髮的她教我,
都是女生。
如母親教子般,所以她們都覺得我難相處。

我猜新認識我的朋友會覺得我蠻好的(哈哈),
你們要去感謝我愛過的女生了。
好吧我說出來了。

當然還有D,D是難得好朋友。

當體察到自己不足,便發現更多不足了。
最後我開始要求自己,而且很高要求。
高得我不想再令任何女生為自己操心和感到麻煩了(真的),
所以沒有再於情人上作任何打算。

族長問我這麼高要求,該怎麼找。
我都說,我懶得不想找了。
有時間不如好好令自己更進步,成為自己想成為的人。

也許都因為現在的我太自我中心,實在容不下別的人,
所以拍拖甚麼的還是算了。

所以其實沒有為意過兩日後是情人節,反而給少女買了生日禮物。
這種把大時大節看得太淡,大概都只是我一個人的時候會這樣。

最近粉紅髮的她找我了。
我也終於把我想告訴她的,說過了。

心裡一輕。

感覺真好。
在此祝她幸福,安逸。

2017年2月7日 星期二

過去的時光雖然不盡完美,但只會愈思愈美麗,愈難忘。

終於把La La Land看了,也寫了一篇很長的影評。
跟美少女去看,完場時她陪我坐到Credits放完為止,因為我一直在哭。

現在我聽到電影的歌都會哭。
不是電影故事,而是整部電影對逝去事物的婉惜,完全緊扣了我與樹的回憶。

我跟樹很愛看電影,可以是電影把我跟她連在一起,
我很記得跟她看的Singin in the rain與Moulin Rouge!的畫面,
竟然在La La Land重現了。

我特別記得Moulin Rouge!裡,男女主角在星空中起舞,唱著情歌,愛上對方。
La La Land男女主角便開了太空館的投影器,兩人又如在星河起舞。

怎麼剛好,剛好我跟樹的愛情,就是從太空館的投影下萌芽。

看這幕時,我忍不了淚水。只能皺起眉來,因為我知道每次回想這美好時光,
我也只會落淚。

電影對舊電影逝去歎息,我亦對愛情逝去而歎息。
同樣的,我真的很懷念,很懷念當初的時光。
很懷念那青澀,不可復返的感覺。

於是在那幕後,我很易把我跟樹的事扣於電影裡,
不是故事,而是電影的思想,就如與樹的寫照。

更巧合的是,
就在我看電影那天,其實我想到我跟樹談過的一個可能,
我問她,在另一個時空中,我跟你沒有分手啊,
你猜他們現在如何了。

她說,他們過得很苦吧。

我沒有反對。這是真的。

只是我又猜不到電影亦用了同一方法,
猜想男女主角終在一起的另一種現實。

卻是美好的。

現實卻又剩我,如男主角般流離,
孤寂。

我猜我與樹,兩人所追逐的夢都在追,價值觀都還差不多,
只是,
只是時間實在是過去了。

但老土的問,有時光機的話,
會回去跟樹一起嗎?

亦很老土的說,亦如Eternal Sunshine Of The Spotless Mind的女主角說的一樣,
即使我知道結果是十分糟糕的,
我還是要跟樹一起,
至少一起過。

因為那段時光,是我最難忘記的快樂回憶。
那個深藍色的冰塊,梳著齊陰,
穿著紅藍格仔裇衫,
就如此坐在圓桌的另一頭,
低頭在玩手機,哈哈,因為她不太喜歡交際吧。

有時我也會想念那個她。
很想念跟那個她坐在咖啡室、學習室,
就靜靜的兩人在看戲。


其實我回港後,我見過她,因為要給回她的東西。
那時我心情很差,因為剛回來,很迷失。
我跟她沒談甚麼,整個交收不夠十秒。
轉身就離開了。

現在回想那幕,不得不承認她比以前更可愛了。
只怪我還是如一。
或我真的是變了。

希望她在台灣的生活安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