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月7日 星期六

「這首歌又讓我想起她了。」

我跟她在浴室裡坐著聽Carpenters的Yesterday Once More,
一起唱著歌詞,
她警告我說,以後每次聽到這首歌,你就要想起我了,知道嗎。
我還記得她說,結婚的時候,要播著Close To You,一步步的走到新郎前。

可是,最讓我記得的不是Carpenters的溫柔、甜蜜時光,
亦不是她每次也要提起的Wildest Dream,要讓人記住她,
也不是在別的浴室,聽著Whilk & Misky 唱You are gonna be my Queen, and I'm gonna be your King.
也不是她坐在我身旁,兩人用一個耳機聽Cigarette After Sex的音樂,靜靜的等候。

而是,
而是有次我在香港某間餐廳,
那裡一直播各位Clubbing才會聽到的EDM,

而整個午餐,我都一直想著她,
與她在Club裡一起跳舞,忘我、貼近又高興的片刻。
難忘得,我每次聽到這些只剩拍子,連Artist都不明的這個Music Genre,
我就想起她了。
想起很多回憶。
取代了Carpenters的力量。

我猜是因為人生唯一幾次Clubbing都是與她去吧。

自從她開始談戀愛以來,其實我亦釋懷了不少,
亦不怎麼執於過去了,我跟少女說,我比你早浮上來呢,會長。

但至今聽到Clubbing的音樂,腦裡只浮現她。
也許我要接受回憶將牢牢封在你的腦海般這個事實,
和伴隨的,苦澀與歎息。
揪心的。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