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月17日 星期二

玻璃心硬,還是玻璃碎做的心硬?

今天突然回想起兒時一件很蠢的事。

小時候總跟三個同齡的表兄弟玩,是好哥們。
那時大概只有五、六歲,
有次整個家族都到一些青年營、渡假村那種的,
那裡有個很龐大的木製、有麻繩等的那種,障礙,總之就是要跳這爬那的,
給大人玩的那種遊樂設施。
然後我們四個都跑了上去玩,

我很記得,那是一個高空的,要過對岸,只能從中間靠麻繩懸吊的木板。
他們都過了,很厲害,
但只有我一個過不了。
我怕,不知在怕什麼。
總之我過不了,最後很無奈的下來了。

然後整天我都十分悲痛的,在撞自己的頭,想要去死,
因為他們都成功了,但我不能,我難過得要命。
感到羞慚。
(對,兒時的我大概是我最討厭的小屁孩)

現在回想,自己的確是那種沒有自信的人,
當見不少人比自己優秀時,會變得頗低沉的。

所以當青春期把我的相貌塑得不錯時,
高中的我完全淋浴在多年所嚮往的優越感,
高中的學校名人,對這就是我。
自信超過的我那時候還搭上了許多女生。
我猜自信在追女生的時候真的很重要吧。

不過還是,同樣的,比我成熟一兩年的羊老師看穿了我。
「你是很自卑的人吧。」

自從前度把我從羞恥的自我中撿回來後,
我的過剩自信,或自卑都一下子消失了。
也許我終於更感受到自己吧。

當然分開後,才沒空管這種事。
於是,對,那是大地孩子的時期。
那時我應該自滿得盲目了,但並非因為自卑,
而是真的想重新面向世界,以大無畏的心。

直至粉紅髮的她,又再次撿了我,
我才發現自己的井底。

我猜現在我都是自信的人,
但那種自信,是因為我清楚自己正在進步,
從各個方面上,都在改進。
(反而除了相貌上,我感到自己憔悴了)
這種踏實的,讓我對自己感到有安全感。
我猜也因如此,每次面試見工時我都不會膽怯的,
因為我對自己是有把握吧。

現在也是,
一級一級的,在把自己塑成更好的人吧。

對於自己的玻璃心,要好好建成鐵做的心吧。
對,我都快冷血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