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月13日 星期五

我猜這是循環

花更多時間在自己和真正的朋友更好,
或是還未充分了解的朋友。

我對她的一句詛咒頗在意的,
「我覺得你姣婆守唔到寡,所以唔好話你唔會拍拖又唔會結婚個d。」

對她特別好勝的我,於是誓要作一名真正浪子,不泊岸的。
少女卻笑我浪子不了,至少不像她的石油王如此。
但從石油王看到,說要浪子的人,要是愛上的話都實在泥足深陷。
口說的都不是如此吧。

倒也是真,當時在澳洲口口聲聲要當浪子,怎麼又黏著了微胖的女生,然後粉紅髮的她。
反而D不會如此,卻真是活出我追隨的生活態度。

不得不承認,D對我的人生影響十分大。
他是我最好的朋友,與他雖然不如跟少女般可以談天沒底線,更不能像哇啦哇啦男跟我喝酒談近況,
但每次與D一起,這一年來,D帶給我很多對自己的反省。
也許是因為我一直追求D的態度,但現實中,相信大家都不反對,
我跟D是截然不同的人。
我好色好酒,更隨性無章,
D如六慾不沾,且工整完備。
如此兩極的人卻當了一整年室友,感覺很神奇。
當被問到對對方這一年有什麼埋怨,
我只說了他推介的遊戲我都不怎麼有興趣玩,
他只說我一次播粗話音樂太吵。

D更讓我反省自己的將來。
見他如此整備好未來,不得不讓我認真構思,
等等,如此這般。

我好像又走進D的讚頌了。

但一直的,其實在努力活像D一般。
保持自己好色好酒,又帶點隨性,
但同時不縱慾,亦在應工整完備的事花心思,

如自己,和對待朋友的事吧。

同時亦更在意自己的相貌了。
過去粉紅髮的責罵,我一一都記下來了。
手背嘛。有,我用手背的,每天晚上也有。

我就是如此,
對自己有恩的人,不忿她對我的要求,
卻分開後,一點點的,自覺的做了。

對樹,也是如此。

我只希望今年,在繼續接受指責,認真改過時,
我真的能放下自私,更為指責自己的人出發,
同時繼續活出自己的精神吧。

我今天有心寫文,寫自己的待人之道,人生態度,
是因為昨晚跟很無聊的一個——也許是男生的人,
為很無聊的事吵架。

我才認清自己,與其花時間於這些人,
倒不如更好的經營自己,與自己最親的人吧。
或可以更親的人。

我猜不久就會真正成為浪子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