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0日 星期六

還是在細嚼這種孤獨。

今天終於跟好妹妹見面,但我由心而發的,知道自己有一點兒不同了。
也許比過往陰沉,沒趣。
不知從何時開始,我的房間慢慢關上了門,好像在蓋著什麼。
也許事實是如此。

我跟她說:「要不是約了你見面,也許我都不會外出。」

我有很多很多話,很想很想說。
而不能說的時候也太多,多得,我快把自己窒息去。
不能說的原因是,想說的惡念、怨氣、可怖的事,也許會讓聽的人難以置信,
難以相信我已是如此的,黑色的一個人。
我難以放蹤,又不想傷害人,便因懼怕自己的危險,把自己關上來。

所以都在匿名投稿。
或在心中說話,撕裂自己成訴者與聆聽者。
但難以療癒自己。

思想像又黑又黏的汁液。

我曾經嚮往室外,嚮往得不能連續窩在家裡太久,
但現在,都難以往外走。
城市讓我悲觀。

最近讓我期待的,只是十一時手機遊戲的更新。
也許我過去的風彩,都為展現而活出,
現在卻隻身一人得,一時又不知所措。
慢慢的把自己吞噬了。

我真希望我只是有精神病,精神分裂,人格分裂,
然後這個悲傷的我,只是我的一面,
總有一個外向的,活潑的我在另一面。
好像比較好過。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