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4日 星期日

關於對情色研究的興趣

昨天到了九龍城書節,聽了幾個講座,稍微逛了手作市集,消費了一下,好不快哉。
當然是講座最吸引,不聽不知自無知,各世界大有學問。
旅遊與民間外交、香港世代抗爭假命題,
但吸引我的是情色、死亡、暴力文學:談巴塔耶一生影響及哲學。

(本想概述一下學懂之事,但發覺功力不夠,難以在此略述)

還有一句是:
「法律是用來被打破的。」
如果一項法例,從來沒人超越,從來沒人犯過,即這法律是無用的。
有人打破法律,法律才有其存在價值。

而人有破律的慾望,特別是經已習常的行為,若突然有所掣肘,更令人想打破。
這種定律很萬用,很貼近生活。
亦讓我想到很多壞的用法。

在講座後,我神態自若的問了些很超過的問題,但確實盤繞我心中良久。
我把講座的論證套到我提出的例子裡,再問講者看法。
當然講者不太理解問題,而我只想聽聽意見罷,所以也是一兩句交流又止。
但他有引典,稍微解釋我的疑惑。
這段對談卻又如一滴墨水滴入清水裡,我又黑暗了點。

前天跟紅短髮的高傲女相聚,(也許不能再這樣叫了,就叫高傲女好)
整晚話題都離不開情色愛慾,令我萌生了當情色專欄編輯,或作家的想法。
(其實也已經好幾次偷偷匿名於網上投稿,大談性事)
始終不得不坦誠,我是對情色有極大興趣與慾望的人,但不是放蕩,
只是喜歡研究其於哲學、人文、或是人心理上的影響等。
亦見社會缺乏以清淨眼光視之的平台,因為在傳媒裡,會寫的不就是大叔看的風月版、色情小說、色情周邊產品評論、酒店評論、照片評論、人物評論、性愛技巧等交流,
曾經在台灣的一個正經情色交流平台看過,但看留言,最後也流於約炮的歡愉層面上。

不知從何時,我把情色看得高尚,又入肉。
畢竟與情慾感性糾纏的情色,才更有味道。

唯一考慮的,是我閱歷不夠(哈哈),而且
如果我專長是情色文學與研究(有朋友叫過我深研房事,因為我有某種「專長」),
我有點為我家人感到尷尬。
我面對他們倒不尷尬,但若有人問及他們你兒子都在做什麼時,
有點替他們感到難堪,哈哈哈哈哈哈。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