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31日 星期六

If you figure a way to live without serving a master, any master, then let the rest of us know, will you? For you'd be the first person in the history of the world.


其實還看了The Master 這電影。

演Her的主角Joaquin Phoenix完全把我對他的印象一洗而空,
因為演得太出色了,到這片我才完全感受他的演技。

不過想說的,還是他的瘋。
感覺我跟他的瘋有點像,只是他瘋得像動物,
我瘋得像人吧。
而且我不服從主子的。

只是這畫面有點讓我想起自己。

說到底這電影其實只有畫面好、鏡頭好、演技好。
故事其實不難理解,但有點想把它昇華但做不到,
到頂了,所以後半部有點混淆。

但主角Quell的世界,
只是讓我感到有點熟悉。

2016年12月22日 星期四

Living as A Single Man



He just awestruck me today.

And I felt the color in the picture again, once long lost.
I don't know why but it is just something that,
some emotion that,
I don't trigger it a lot.
Such a dazzle.

2016年12月11日 星期日

這幾年的思考都沒進展。

也許我這麼孤獨,
是應得的。

因為我從來都不是一個好朋友,或是男朋友。

同樣的錯誤已犯過無數次,但總未能改變,
這是缺點就如天生的缺陷一般纏著自己,
怎麼摔,怎麼甩也甩不掉。
我這幾年的人生,
都在思考進步的方法,
都在令自己可以更成熟點,更好,
更讓人明白自己,
更討人喜歡。

怎麼我每況愈下,
愈是想,愈反其道而行了。

我也快崩潰了。
一種徒然的感覺。

如行屍走肉般。

2016年12月10日 星期六

還是在細嚼這種孤獨。

今天終於跟好妹妹見面,但我由心而發的,知道自己有一點兒不同了。
也許比過往陰沉,沒趣。
不知從何時開始,我的房間慢慢關上了門,好像在蓋著什麼。
也許事實是如此。

我跟她說:「要不是約了你見面,也許我都不會外出。」

我有很多很多話,很想很想說。
而不能說的時候也太多,多得,我快把自己窒息去。
不能說的原因是,想說的惡念、怨氣、可怖的事,也許會讓聽的人難以置信,
難以相信我已是如此的,黑色的一個人。
我難以放蹤,又不想傷害人,便因懼怕自己的危險,把自己關上來。

所以都在匿名投稿。
或在心中說話,撕裂自己成訴者與聆聽者。
但難以療癒自己。

思想像又黑又黏的汁液。

我曾經嚮往室外,嚮往得不能連續窩在家裡太久,
但現在,都難以往外走。
城市讓我悲觀。

最近讓我期待的,只是十一時手機遊戲的更新。
也許我過去的風彩,都為展現而活出,
現在卻隻身一人得,一時又不知所措。
慢慢的把自己吞噬了。

我真希望我只是有精神病,精神分裂,人格分裂,
然後這個悲傷的我,只是我的一面,
總有一個外向的,活潑的我在另一面。
好像比較好過。

2016年12月4日 星期日

關於對情色研究的興趣

昨天到了九龍城書節,聽了幾個講座,稍微逛了手作市集,消費了一下,好不快哉。
當然是講座最吸引,不聽不知自無知,各世界大有學問。
旅遊與民間外交、香港世代抗爭假命題,
但吸引我的是情色、死亡、暴力文學:談巴塔耶一生影響及哲學。

(本想概述一下學懂之事,但發覺功力不夠,難以在此略述)

還有一句是:
「法律是用來被打破的。」
如果一項法例,從來沒人超越,從來沒人犯過,即這法律是無用的。
有人打破法律,法律才有其存在價值。

而人有破律的慾望,特別是經已習常的行為,若突然有所掣肘,更令人想打破。
這種定律很萬用,很貼近生活。
亦讓我想到很多壞的用法。

在講座後,我神態自若的問了些很超過的問題,但確實盤繞我心中良久。
我把講座的論證套到我提出的例子裡,再問講者看法。
當然講者不太理解問題,而我只想聽聽意見罷,所以也是一兩句交流又止。
但他有引典,稍微解釋我的疑惑。
這段對談卻又如一滴墨水滴入清水裡,我又黑暗了點。

前天跟紅短髮的高傲女相聚,(也許不能再這樣叫了,就叫高傲女好)
整晚話題都離不開情色愛慾,令我萌生了當情色專欄編輯,或作家的想法。
(其實也已經好幾次偷偷匿名於網上投稿,大談性事)
始終不得不坦誠,我是對情色有極大興趣與慾望的人,但不是放蕩,
只是喜歡研究其於哲學、人文、或是人心理上的影響等。
亦見社會缺乏以清淨眼光視之的平台,因為在傳媒裡,會寫的不就是大叔看的風月版、色情小說、色情周邊產品評論、酒店評論、照片評論、人物評論、性愛技巧等交流,
曾經在台灣的一個正經情色交流平台看過,但看留言,最後也流於約炮的歡愉層面上。

不知從何時,我把情色看得高尚,又入肉。
畢竟與情慾感性糾纏的情色,才更有味道。

唯一考慮的,是我閱歷不夠(哈哈),而且
如果我專長是情色文學與研究(有朋友叫過我深研房事,因為我有某種「專長」),
我有點為我家人感到尷尬。
我面對他們倒不尷尬,但若有人問及他們你兒子都在做什麼時,
有點替他們感到難堪,哈哈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