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17日 星期四

硬要自己孤獨過活

回港差不多兩星期,
開始時要說有新的人生,
現在卻把自己鎖在家裡了。

開始與世界脫節,一直留戀在回憶中——
只是差在沒有瘋狂喝酒。

明明前途大好的,現在只感憂愁,苦悶。
在電腦前看文章,寫文章。
唉,
那麼就多寫寫。
寫得自己能消愁更好。

前天去見工,
把內心的想法毫不保留的說出,
也許只有在見工時,面前的人才有最大的耐心與時間去聽自己的廢話。

如此說了兩個多小時,認真的說。
就像與心理醫生談過天。
我走回到香港焗促的街道,從西裝裡袋拿出我在台灣買的一小瓶Jägermeister,
狠狠的喝了口。

香港幾乎沒有天空。我在天橋俯視一對對黃燈飛來飛去,
人聲就在旁掠過。
孤獨感又突然襲來,
那是種,明白自己在極龐大的人群裡,
而發現自己卻是自己一人的孤獨。

在離開澳洲前,都因為一段歌詞而哭:
Sometimes a man gets carried away, when he feels like he should be having his fun
And much too blind to see the damage he's done
Sometimes a man must awake to find that really, he has no-one

男生穿著深藍色的正裝,就在天橋邊嘆息著。

揚言多次不想在談戀愛,是因為老套的怕責任與受傷,
卻渴望別人的關懷。
從一開始便決意要好好鋪陳出完美的自己,
常運動,學識廣博,風度君子——亦卻避免交心,交出自己的心。
預見了孤獨,可又在無病呻吟。

唉。
也許要出外走走。
可是眼光難以從外頭的年輕女性身上移開。
又快病了。

我在糾纏於一些不存在的感情嗎。
為何現在感到的,是如此痛苦。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