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4日 星期一

要是我更愛自己,情況會更好嗎?

突然想起寫文的重要,重要得不得不在手機上寫。
感覺如一種麻醉與清醒的方格,在房間的一角中。
我害怕,也在面對真相的時份裡,想像老鼠般瑟縮在這角落。

我在睡夢中被同一句說話騷擾,提醒著自己的位置是如何怪異。
我並不睏,也不是病了。
只是在即將知道自己要知道的事實時,
我想選擇,我不知道。
The less I know the better.
如此在煎熬,卻又是知道這代價。
曾幾何時我喜歡如此,
但現在也許心態有變,
感覺,要有點心魔承受,也有點苦。
有點不甘心。
但殘酷的是事實。
也有必需要包容的心,
也有不能逆轉的無奈。
我以這只是人生的一環,一課,來安慰自己的懦弱。
在不停煎熬的內心裡,我能成長嗎?
我如此想,以為自己的心態,來接受面前的事實。
也許我還是保持淘氣,理智,和無慾感,會把心態重新調節,不受這麼多惡念。
無疑的,這會是一堂課吧。

最近我都學會把人生都反對,和不喜歡的事都吞進,忍下去。
我猜,我在想,能把苦的吃下,
把自己不愛的化為自己能接受的一部分,
也許是成熟的開始。

到頭來,不得不承認,我太不愛自己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