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18日 星期六

好像要壞掉了,但也不壞。

最近又惡念纏身。
但最近亦學會把惡念迎接。
要是心都打開了,要是沉睡的狂暴都想要奔走,
何樂而不為。

我把自己的雕像又重塑,
仔細的陶冶,把外面和內面都各滲現。
那是世俗的,愚樂的,也許還是惡的。
但我卻回想尼采的哲學,也許是斷章取義,
但社會向來也容不下獅子般的人。

我如猛獸出籠,又被放走的人馴服了。
又餵養內心的幽暗。

與另一個惡魔般的內心共舞,不需交言。
反正世界都很冰冷,那就種下火焰。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