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18日 星期六

好像要壞掉了,但也不壞。

最近又惡念纏身。
但最近亦學會把惡念迎接。
要是心都打開了,要是沉睡的狂暴都想要奔走,
何樂而不為。

我把自己的雕像又重塑,
仔細的陶冶,把外面和內面都各滲現。
那是世俗的,愚樂的,也許還是惡的。
但我卻回想尼采的哲學,也許是斷章取義,
但社會向來也容不下獅子般的人。

我如猛獸出籠,又被放走的人馴服了。
又餵養內心的幽暗。

與另一個惡魔般的內心共舞,不需交言。
反正世界都很冰冷,那就種下火焰。

2016年6月12日 星期日

像進入無人境。

這幾天都十分幸福,
因為可以把心開吧。
這是痛快的。

今天雨下得很恨,
我卻很樂在其中,在雨中渡步,
跳舞。

2016年6月5日 星期日

即是要把抗爭放進生活裡

D給我的一樣特殊能力起了名,
名為孽眼。

有天跟他到餐廳用膳,
最近都避免吃牛肉豬肉和羊肉的我,
禁不住眼前餐牌的美食而點了炖羊肉。
吃了幾口肉,雖然味美,
但我彷彿聽見屠宰場的聲音,
機械鋸齒的聲音、羊在慘叫的聲音、肉在切割下而成的聲音。
彷彿我看見到眼前羊肉,製造過程的孽。

一直也有看到過去的能力,更會把自己的情感,
與眼前的結果連結。
於是,我會看見食用動物當中血淋淋的過程。

但又,畢竟是大自然。
是大自然的供給,也是動物的心血,
也不會不食,只是因環保考慮會吃少點。

孽眼還能看見二十七年前的一夜。
滿城都有血和慘叫聲,
有火,有槍聲。
人都在逃跑。
然後許多學生都往生了。

有人說中國的事與港人應無關,
但不論是哪國的人,
要是能看見他們在血海中死去,
總難以放下心來,不把他們的死牢記著。

但我很認同多位朋友的一句,
「如果燭光沒有燃點在生活每一面,
我們每年就只能在維園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