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7日 星期六

沉了

十一月來了。
我站在空曠的路上,看枯葉吹起。
還是入秋的時分。
我感覺溫度下降了許多,便告訴那齊陰的女孩說:
別忘了多穿點,冷了。
後來她跟我說,她從來不怕冷。
但有男生跟她這樣說,她覺得有趣。

入秋的時分,
幾星期後,她生日。
我拾了好幾片枯葉、樹枝和乾花,
還在一塊海邊的枯木上,用貝殼刻她的名字。

「陳愛玲」

用木盒細心裝好。
我對她說:

我把秋天,
送給你。
生日快樂。

還是入秋的時分。

前天,她,前度告訴我,
在收拾房間時,她撿到兩張票,
一張,是我們去看Life Of Pi的票,第一次一起看電影。
另一張,是我們到太空館看3D的天幕影片。那夜,我抓她的手說:
當我女朋友吧。

她把兩張票拿在手上,照了相片在Whatsapp傳給我。
說:房間真的無位置了,只好把兩張票扔去。

我說:當然了。

畢竟都分開這麼久。
然後各自的心裡都有別人了。
房間沒有位置是正常吧。

我依舊站在無人的街道上,空氣冰冷。
回想剛剛在升降機門前,竟重重的哽咽一下,雙眼通紅。
可是又立刻冷靜了。

回想我睡醒時,房間竟是如此孤獨的暗。
如此冷漠又寂靜的。

我抽一口冷煙,
看著枯葉和白色的城市。
一呼一吸的冰冷,
想著有時,那體間的一團溫暖和悸動。
不禁歎息。

那幕是會令我遺憾的畫面,
正如在飛機上,你的遺憾吧。

後記:然後在信箱,看見由遠處來的鉛筆字和照片。其實我也有到過沖繩,可這是在如此灰色的一天裡,明亮又藍的暖流,謝謝你。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