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4日 星期三

夢日記(三)

只能記住了幾個片段,可是都深刻的。



我跟一眾拍攝團隊到寒風冰雪交加的森林拍攝,
途中看見在林的前面,有像藍色夏威夷一樣藍的小池塘。
藍得超現實,藍得又不自然。
池塘盡頭有一間木屋,露台與池塘連接,內裡往森林而建,看上溫暖舒適。

我跟團隊站在池邊,看見池邊的水不時會上漲,
像要湧上岸。
但池像是有生命的,即使水漲及岸,甚至高過岸邊,
它會凝住,像與岸有一面玻璃隔著。
怎樣搖晃都不會到岸。

團隊說要泛舟而去,到小屋安置。
在出發時,我看見岸邊有巨大的水母屍體。

到達小屋,天氣突然和暖起來,甚至炎熱。
大家都換上夏裝,在傢私甚缺的木屋裡休息,閒聊小酌。
我穿上沙灘褲,想要到池裡游泳。
正如我過往的夢一樣,一勁兒就跳到裡面,
暢泳。

我站到池邊,看見池塘深得像海洋,
心裡莫明的興奮,想要一潛便潛到盡頭。

我用腳欲試水溫。
只是一觸,我便神色大變的縮回。

池水黏稠的,
我的腳有透明的黏液纏著,滴落。

原來池塘裡的水,
都被一隻巨型的水母所霸佔。
水母巨型得把池塘都封住了。
所以說這池塘是有生命,確是不錯。

這是頭一次,我遇見美麗又奇特的龐大水體,
卻因為害怕而沒有潛下。



我把上述的故事寫成文本,小說,
然後在大專的某一科當作文交上。
加插點點感情線。
批改的是我很愛的一位白髮可愛女人。
她對我,和其他同學說:
「不知道他(我)的性經驗如何,但如果要寫情色小說,他會寫得很好的。
因為他不像你們(指著其他同學),要是要描寫兩人交歡的行為,
他(我)不是那像只描述下體怎樣插入那一面下體。
他(我)知道性愛的歡愉,比單純下體間的交換複雜得多,
高深得多了。」
我只是默默笑說:「我沒有性經驗的,可是謝謝你。」



下課後,老爸說帶我吃點東西,然後離開到某處。
我們之後到了一處陰暗的小木屋,
裡面窄得像板間房,但又有兩層。
我在門口旁坐,一邊溫習,一邊很累的想要睡,
可是坐的是酒吧高圓椅,不能安穩入睡。

老爸坐在房間近牆壁那面,
埋頭在工作。

天花只有舊式黃燈泡,
牆角有舊式的電視,
在放冒著雪花,舊得可以的電影。
「這部看過嗎?」
「沒,沒看過」
「哦」
「老爸,不如走了。我累,想回家睡」
「哦,好吧,走吧。」
他收拾桌上的文件就走了。
走到門前,一開便是升降機,
聽說上層是很大的閣樓,有時會有人在上面喝酒。
聽說上層還是很豪華的閣樓。

不過我都沒去。
然後就醒來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