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21日 星期六

《酒徒》


文字:引自劉以鬯小說《酒徒》


生鏽的感情又逢落雨天,思想在煙圈裡捉迷藏。

推開窗,雨滴在窗外的樹枝上眨眼。
雨,似舞蹈者的腳步,從葉瓣上滑落。
扭開收音機,忽然傳來上帝的聲音。
我知道我應該出去走走了。

然後是一個穿著白衣的侍者端酒來,我看到一對亮晶晶的眸子。
(這是“四毫小說的好題材,我想。最好將她寫成黃飛鴻的情婦,在皇后道的摩天大樓上施­個“倒捲簾”,偷看女祕書坐在黃飛鴻的大腿上。)

思想又在煙圈裡捉迷藏。煙圈隨風而逝。
屋角的空間,放著一瓶憂鬱和一方塊空氣。
兩杯白蘭地中間,開始了藕絲的纏。
時間是永遠不會疲憊的,長針追求短針於無望中。
幸福猶如流浪者,徘徊於方程式“等號”後邊。

音符以步兵的姿態進入耳朵。固體的笑,在昨天的黃昏出現; 以及現在。謊言是白色的,因為它是謊言。內在的憂鬱等於臉上的喜悅。喜悅與憂鬱不像是­兩樣東西。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