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4月6日 星期三

我的眼睛好像開啟了(二)

繼續上次的文章。

我站在屋裡,看身邊每件事物。
牆、桌、椅、眼前的電腦,
都載有很多不同人的記憶痕跡,
不同人都載有與不同人的痕跡。
最後,都可以追索回歸自然。

我再看自己。
竟然是如此獨立而出。
沒有加工,沒有被塑造,
像是突然,就成了現在的模樣。

我細看自己的指甲,頭髮,手,身,
盡是蛋白質。
是源源不絕,一直補給的蛋白質,
對,人類就是有再生能力的存在。

最近重看《Lucy》,看到最後幾鏡頭時,
我不禁感歎人類渺小,天外有天。
可是,現在的她看到不同,
她說,所有事物,都從同一顆粒子而來。

對。
一個原爆點。
一個粒子的分離,融合,繁衍。
而所有事物,都從同一顆粒子而來。
所有事物都載有粒子裡的記憶。
裡面的「神」。
也許粒子裡載有神界的資訊。
泛神論啊。對。

我和你,
和面前的物件,
都不過是粒子。
在上方的眼睛看,吹彈可破,
沒有分別。

我想起《Watchmen》中,
Dr. Manhattan 形容逝去的人一句話:
「死人與生人,彼此分別只是粒子間的活動不同。
但兩者都不過是由同一組粒子而成。」

粒子是我們的共同點嗎?
粒子裡,會有源遠流長的記憶嗎?
也許就這麼同一顆粒子,曾經是我母親的卵子,
亦曾經是我外祖父的精子,
如此追索下去,就會到猿人,初成形的哺乳類,有毛的恐龍,
魚類。
我的某一顆粒子,原來曾經是遠古魚類裡頭的其中一員!
我曾經是海底的魚呢。

繼續追索,我曾是浮沉在大海裡的水母,
單細胞生命體。
然後是蛋白、胺基酸、
水。
氣。
就這麼一顆粒子。
也許我,
我們,
都在宇宙穿梭過,
相遇過。
也許我們彼此間,有這麼一顆粒子,其實是同一個個體的。
也許就是那一條魚,被撕開,吃掉。
從此就分開。
可是幾千億年後,我們的父母,都剛好承載這顆粒子,
現在就是我們了。

這個想法很美麗。
大家都是同一的。
而且都在宇宙走過。
在海裡游過。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