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4月2日 星期六

我的眼睛好像開啟了(一)

自從寫過自我批判的文章後,
現在的她(我終於想到如何稱呼她了)叫我,
好好想想自己要什麼。

我想起潛水時,看見的海草,
和上面的陽光,柔柔的透進。

可是,我在思索過後,
發覺世界突然不一樣了。
我的眼睛,看通了所有事物的連繫。

我在摸家中的牆,
看著它,彷彿可以看見它的過去:
也許有一大群粗漢把混凝土用機器倒成一面牆—
混凝土由—也許是不同沙粒和礦物組成,還有水—
沙與礦—我看見大遍的礦場,山都是洞,有煙在升—
礦場裡的男人滴著大汗,燻黑的皮膚—
然後我想起他們的妻兒,和各自的生活—
水—水的來源,用不我說吧。
從天,到山,到河,到海。
遇見過一花一草一木,一魚兒一船隊。
點點滴滴,也許還被人喝過,然後排出來。
濾過後,竟然此刻,融入在我面前的牆裡。

如果所有事物都有記憶,和有關的事物的記憶,會承傳到彼此上,
那我面前這面牆,是充滿與世界萬物不同記憶的牆。
像會發光般。
想象有一條發光的線連著剛才有份把牆創造出的人和物,
和當中人和物,所有份把其中創造出來的人和物,都連起來了。

如此,世界都不同了。
我眼前的電腦,也許最後跟逝去的人有關。
於是我在想,只有我,才沒有與世界有關聯。

睏了,下次再寫。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