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29日 星期二

論墮胎

雖說明天就是中期考,題目打算寫答關於墮胎的爭論。
可是就當我在忙裡偷閒,怎麼忙,不寫寫還是不習慣。
我說過了,在此寫文,是讓我保持理智,
和原本。

啊,倒不如就在此談墮胎,讓我溫習一下。

說到墮胎與人權。
主要都分了兩派,
選擇權派,
與生存權派。

選擇權派的人認為,墮胎是可行的,
因為人權,應包含擁有並操縱自己身體的權利,
而胎兒還是母親身體的一部份。
所以以人權觀點看,
墮胎是可行的。

生存權派的人認為,墮胎不可行,
因為人權,當然是包括生存的權利,
而胎兒同樣是人,
所以以人權觀點看,
墮胎是不可行的。

但首先,墮胎最基本的要素,是斟酌於胎裡的小嬰兒,到底算不算人類——繼而享有人權。
根據Marry Anne Warren,她列出了身為人類的幾項條件:
有意識的(Consciousness),例如可以感受痛楚;
有理智的(Reasoning),解難等;
可以按自己意願而活動(Self-motivated Activity);
有溝通能力(Ability to communicate),和;
有自我意識的(Self-concept),能夠知道自己存在。

如果缺了其中一至兩項,都算是人類,只是不正常的人類,
例如是智障人士、或是精神病患。
而胎裡的小嬰兒,或是說,胚胎,幾乎都沒有以上的條件,
盡其量只有可以感受痛楚的意識。

這卻使如何為人的爭辯沒完沒了。
好吧,胚胎不是人,那麼更早期,剛受精的卵子也不算是人了,
那麼墮胎就可行?
好,嬰兒,剛出身的嬰兒呢?
剛離開母體的小嬰兒,不就是也只有意識,而其他條件都沒完整嗎?
那麼,終結小嬰兒的性命,不就跟墮胎一樣了。

於是說,如何界定嬰兒是否人類,雖然關鍵,
卻是難以界定的一環。
要以科學界定?還是超自然學?宗教麼?
如此更深纏到更多哲學問題。
但無可否認的,終結嬰兒生命,大概是視為不道德行為。

以如何界定為人——往後再談
(我猜我應該不會在考試裡詳寫如何界定嬰兒為人這段)

說到底,墮胎,其實要按情況而行。
由於胎兒,先假定算是人類,
與母親都各有人權,包括生存,與選擇權,
所以在墮胎上,都有立場上的優勢。

可是胎兒,算是人類,有的也許只有「算是生存權」
而母親有的,是更多的人權,自身的操縱權,更有價值的生存權等等。

所以,在權益上的對侍,是母親可值得擁有的權利是更大。
而憑這些權利,使她在數個情況下是可以墮胎的。

例如,先知道女性懷孕的原因,和孕後的變數有很多,
如果是故意懷孕,卻因為胎兒驗有嚴重殘疾,或是會危害到孕婦的生命,
這也許是墮胎的合理原因,因為:

如果是嚴重殘疾的胎兒,出生後可能立刻有生命危險,
那麼胎兒的未來渺茫,也許生存價值不大。
當然這條界線有待商確,社會也不能強逼孕婦因為有殘疾的胎兒,
而需要她墮胎。

這可能令人繼而推之,說有嚴重殘疾的成年人,就有終結其生命的理由嗎?
非也,因為成年人與社會有所聯繫,
如果因為患有殘疾而要終結生命,對社會,或其他人的牽連甚大。
但因為胎兒,在社會上還沒有聯繫,所以不能混為一談。

而,
如果胎兒會嚴重危害母親性命安全,那墮胎都是合理的。
因為同上,母親的生命,在社會上所構成的影響,比未出生的胎兒更深,
所以生存價值較大。
而另外,因為自我防衛,而終結他人生命,是合乎人權的。
如果胎兒危害母親性命,母親出於自衛而墮胎。
是合理。

以上兩個情況,墮胎都是比較適當。

還有一種情況,就是母親在非自願情況下受孕,
即是強姦。
因為在強姦情況下懷孕,剝削了母親對於自己身體操縱權,
從一開始已違反人權。
而且,要母親誕下嬰兒,也許會令她記起被強姦的陰影,
更危害母親的心理健康。
如此一來,如果因姦成孕,墮胎是最合理的。

最後,

D說,要讓這辯題終結,最好是打出別人無法肯定回答的一張牌,
他說:
墮胎行為,就如殺人一樣,
同樣剝奪了受害者的未來,
而此舉,是不人道的。
因為胎兒的未來是無法估量的。
有誰知道未來會如何?
你不能假定胎兒的未來是失敗的,
所以,墮胎此舉,難以完全的說可行,或不可行。

都是按情況而定。
唉,不就是呢。
不就是灰色啊。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