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27日 星期日

那是,孑然一人的感覺。

D說空虛感向他襲來了,
因為看完一套很令他有情感連繫的動畫。

他說空虛感一出現,
便進入抑鬱。

他問我有否類似經歷,
例如看畢一套出色動畫後,
或是完成一個遊戲後,
隨之而來的空虛感。

我想了良久,
想到《Synedoche, New York》。

記得自己在家裡看。
好像是與前度分手不久後,
我到草地跟朋友聽音樂。
教我卷煙的女孩跟我提起這部電影,
我就回家看了。

看畢後,看畢結局後。
就空虛,抑鬱了好幾天。
這是套負能量十分大的電影,
但是良性的。
我就窩在客廳,
光線暗淡,只有在窗外透進。
結尾的歌在唱:
I'm just a little person...
漫步在客廳裡,走廊裡,
聽著片尾曲,
一勁兒倒在床上,
然後就是哭。

剛才我再播電影,
想把空虛感,
少許的,
輕輕嘗一口。

結尾沒變,
依然是漸白,無聲。
然後唱歌。
可我沒感到太大空虛。

只是,
在對頭,
好像聽到D的一聲啜泣。

我猜,D哭了。

也許有一點點抑鬱的音樂,
使他想起某些事情。
當然我沒有向電腦對頭望。
只有瞧了一眼,
他眼紅了。

過了一會兒,他說:
面對空虛感,
良方就是睡覺,晚安。

一直將D當作聖人看待的我,
再次看到D哭了的情景。
對啊,聖人都是人。
情緒是有的。

原本還想多寫關於空虛感,
和抑鬱,低潮期的想象和實況。
可能最近的我,太旺盛。
與低潮甚遠。
不能作文。
所以留待下次。
寫關於空虛感的事。

放心。
我過得很好。
真的。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