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24日 星期四

人必須要瞭解自己。

有好些人都說我變了。
甚至有人說我消失了。
也有人問我,一直在改變自己,不會怕失去自己嗎。

失去自己,是我最大的恐懼。
眼見很多步入中年,已入世的人,都漸漸失去光彩。
也許他們都在年輕時瘋狂過,
卻慢慢的,在社會裡磨蝕,
消失掉。

我二十一歲時,很怕自己最終會如此下場。
於是去了紋身。

那個日出,至少把我帶回十九歲時,好讓我從最瘋狂的一段青春,
開始懷緬,並提醒自己。

我從紋身帶給自己的回憶裡,看見過去的自己,
還是很幼稚,也許現在也是。
但過了這幾年,一直在累積經驗。
聽過很多很多人的意見。
我努力把自己的眼界放開,接納所有,
從責罵,抱怨,到新鮮的,反社會的,
甚至是,別人眼中反道德的。

這也許是哲學的精神,畢竟尼采也叫人要接納反社會道德的思想,才能超脫。
我想起D也說過類似的話,
他說,外人看起來,會感到無情,
但自身的道,確實與社會不同。

自從把眼光放開後,所有都是灰色。
黑白不在分明,很多事,
你不能而單一角度去檢視。

附之而來的,是無窮的好奇心,
與對生命的熱衷。
因為當白的事可以黑,黑的事可以白,
任何事也變得新鮮,有新的詮釋。

我想起《天使愛美麗》的主角,
她說這部電影讓愛美麗像個傻子,
無所事事,百無聊賴。
但我認為,她正是顯現了對生命的熱衷。
因為凡事,只要抱有熱誠,
不只是有可能,而且還很有趣,
可以很難忘的。

這就是,我不會變的原因,
因為於我眼中,世上萬事都有有趣一面。
而我正尋找。
也希望在新嘗試中,尋見自己更多。
反正就不怕失敗。

我想起有朋友在網上發問:
如果天堂地獄極樂等都是虛構的,
一世,就只有今世,
過了就沒有,
那你會怎樣生存?

我曾經在想,我應該要像D一般,
如此世把自己修行至極致,然後超脫人類,
脫類作為三次元生靈的限制。
生生不息的活下去,
以神的驅體。

但現在想起,假如就只一世,
我也會想尋見自己。
尋找自己是有意思的,
即使能超脫與否,
如果可以把自己塑造得更完美,
更將本我發揮出來,
是對自己今生負責任吧。

所以我在大膽放開自己,
即使不是在說 那 事 。
我也在聆聽其他人對自己的責罵,
和導向。

把自己打成更好的人,
如一件雕塑般。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