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15日 星期二

羊皮剝開裡面會是甚麼?

如果你有在看,
也許會知道我有篇文章叫:
《想要咬對方頸項的羊》。
也許也會知道,我說過自己有三個內心,有兩個是而知的。
也許也會知道,我會常常做夢殺人。

突然間,在碰撞裡,
我從複雜的內心中找到答案。
第三個內心,不就是狂暴嗎?

我細看自己,
用力的食指與拇指,
與生俱來的尖牙,像吸血鬼般;
聽到Rammstein的音樂會中毒般狂亂,
如毒一般,對。

如毒一般,把最內心的一面釋放了。

才發現自己,是如此一頭猛獸。
在狂叫裡,我竟一刻把常常於夢中殺人的自己,
喚了出來。
兩指在用力。
瞬間,過往糾結的內心變得豁然開朗。
像一直被濃霧罩著的拼圖,尋見了。
原來,
答案是這麼淺顯。

只是,
不是每人都可以看見。

以鼻息作語言,
輕聲說話。
「放呼狂叫吧。」
他如此命令道。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