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13日 星期日

自由的女人是最美麗的,我如此認為

「要是你結婚了,我會懷念現在自由的你。」

曾幾何時自己的其中一個夢想是在海邊辦一個小型婚禮,
而與情人的婚戒,是以草和貝殼編織而成。

直至前度認真跟我談論過婚姻這種儀式時,我對婚姻的幻想都消失了。
也許我還沒深愛過,也許我的深愛難以與社會入流。
但我現在,難以體會婚姻有多神聖、或是難忘。

這看似是極端反社會體制的思想,
大概是:既然彼此都明白對方的愛,何必要以儀式來一再肯定?
儀式不更會把愛的靈性削掉嗎?

真可笑啊。如此在放蹤的我,竟然談愛的靈性。

真可笑啊。從我得知前度與男朋友在計劃結婚時,甚至生育時,
我才知道,再自栩為不與世界走的她,
還是會想當人老婆。

也許她遇見了真愛,而真愛改變了她吧。

其後,我遇見了一個發放著自由光茫的女人。
她走自己想走的路,以自由為香水般披戴在頸項上。

然而有天,她始終會嫁給別人,
如果是在西方社會,連姓氏都要跟丈夫。
若姓名是自身的代表,那婚後的女人都被婚姻削了一半自我。
有時候,我會替結了婚的女人不甘。

我可以大談女人的美和自由,如何在婚姻後失色,
也許是證明我沒能力在婚姻情況下,保持愛侶的光彩吧。
畢竟我談不上是成熟穩重的男人。
成熟穩重的男人能讓女人保持自由的光茫嗎?
我倒沒有看過。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