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12日 星期六

所有記憶都是潮濕的

我剛關上電話,換好衣服,
竟然跑起來了。

感覺就像我雙腿沉睡已久,
心靈沉睡已久。
就這麼一刻。

一邊跑,心裡一邊興奮地跳動。
甦醒的感覺。

當然最後沒成。
我就於街中,有一點點無助的走。
但我不感到落泊,反之,
這種突如其來的跑,
也許就是我所求的,
青澀的味道。

自己在青春過後,
其實感覺自己難以再喜歡上別人。
特別是那種單純的,喜歡。
是我厭倦了嗎?

從前我總沒太多所謂的空窗期,
勉強拍過八次拖的我,
總很容易墮入愛情中。
總很想要付出,讓她愛我,
讓我愛她。
於是我不停追求,不停愛想要愛的人。
當然也不停失去想要愛的人,
但我沒放棄。

直至,

跟前度分手後。很久也沒想過拍拖這回事。
然後有幾個,在香港,在此,
會有幾刻,自己十分明確的心動。
可是都不長。

從知道自己是如此起,
我對自己會心動的人都難以抱期望,
也許她們依舊動人,
但我總說:
「自己都只是一刻喜歡。會過去就算了吧。」
然後幾天後,真的沒再有類似感覺了。

卻在昨天,
我雙腿跑起來了。

當我多次強調,人必須要了解自己。
才發現,即使我明暸自己的原則為何,
面對自己到底是真心喜歡,還是只有好感,
還是只是一刻的,等等簡單問題,
還是要躊躇。
也許簡單的喜歡,從來都不是突然一刻出現,
沒有對她長久的認識,就沒能建立好感度——
天啊這感覺很像玩戀愛遊戲。
好感度什麼的。
當然最後不會被她用刀刺死吧。

我看過王家衛的《花樣年華》。
想起電影的兩幕文字:

「所有記憶都是潮濕的。」

和,

「那是一種難堪的相對,
她一直羞低著頭,給他一個接近的機會。
他沒有勇氣接近。
她掉轉身,走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