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9日 星期三

五個斑點

在掙扎和快感中,
我決定放鬆,卻不忘緊握手心裡的肉。

要細味當中的矛盾,
腦海有聲音跟我說。

紅色的頭髮遍滿了身體,
流過後,留下了,
斑點。
一、二、三。
還有四,
還有五,在頂端上。

如此一來,就只能披上衣服了。
因為身上的斑點已經烙下。

空氣在交換,
也在緊密的黑暗中摸索著。
空氣在濃縮。
彌漫於四肢間。

我突然想起兩句說話:

時間是永遠不會疲憊的,
長針追求短針於無望中。

幸福猶如流浪者,
徘徊於方程式等號後邊。

突然間,
我很想要有更高又美的文筆,
可以暢言。

眼皮漸白,
體間只有一團溫暖。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