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22日 星期一

D的說話(一)

突然想寫寫我的室友,D。
因為我在想,耶穌在佈道時,都有幾個人寫他的傳記,
那總要有人寫D的事吧。

D,我已認定,他將來是神。
不是那種我會崇拜的神,
而是修道後,
得道成仙的那種。

D常說,得道成神後,會來探望我。
他也說,得道成神後,就應不會再留戀此界。
那我希望,他會記得我這個朋友,室友。

D常說,他只是「本尊」的其中一個分身。
D在不同界也有本尊的分身,此界是其中一個,
也是最弱的。
他說造夢時夢到的其他人,就是其他分身。
而其他人,都有高超能力和成就。

所以D正在,活在這個界中,
追求最高的修為,認清道,
然後修道得道,
向下一個界前進。

與未來的一個神同住,
身為魔的我,顯得自己只浮沉在虛空之間。
即使我對哲學、美學有所追求,
但未能充分使用,
再者,我的享樂主義開始過剩。
有時候,D會向我白眼,
因我都沾染了他認為會影響道基的事物。
包括酒,或是情慾。或是更多。

D說過,人不能以德報怨,因為這就會對以德報德的人不公,
而對自己有怨的人,更不能以德相報,因為已所不欲勿施於人。
當行的,是以直報怨、以德報德。
出自論語。
其直,是指以自己的心出發,
做自己認為對的事。

D說,儒家之要,就是要人由心而發。
但因儒是論政,D說與自己關係不大。
因為D走的是道,而道就是自然之中。
D的道是流動的,是可塑的,
是以一種道,來通行於萬般理之中。

D說,人如何走正道,就是其身得正,處事得正,而其道亦會得正。
其身得正,就是人會知道自己如何為正,
正,就是正確,合乎自己明白的正確之道。
以正身,行正事。
正事,就是世間上,認為正確的事。
如果自己所認同的正,與世間的正一致,
而自身為正,行事為正,
這樣,就是走正道。

如果其身得正,而走社會不正之道,非正道。
如果處事得正,而其身非自我認同之正,非正道。

對於D的說話,還有很多。

從某個時刻起,我真的很相信D,
正如我從前會相信耶穌那樣。

當然如果D知道後,會認為我太超過,
畢竟,他追求的不是信徒,不是宗教,
而是自己對超然,得道超脫的追求。
D,才不稀罕世間凡人的崇拜。
D說過,假如我當了神,我才不會理會人類。
正如人又如何愛一隻螞蟻?

往後有關D的事,還會在這裡寫。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