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16日 星期二

夢日記(二)

好不容易,我終於上了某英國著名大學,
讀上法律政治系。

第一天,女教授帶我們到一個小市郊社區,
女教授有長長的金髮,年齡應該快五十,但看起來還很像四十多。
她說,這裡有個都市傳說,
就是這社區有一處很特別的道路。
在道路兩旁的樹枝,在道路上形成木色的頂。
木枝不幼不粗,兩旁剛好梅花間竹地交疊起,
形成一個圓頂,完美得像人工般。

教授說,你們從圓頂看前方的天空。

看見天空的雲和光急速轉變,像是把一天的景色快轉,
但實際上天空還是正午的藍,光線依舊。
但從圓頂往前看,天真的在動,雲從這邊到那邊只消一刻。
然後又是日落,又是日出的光線。

從圓頂外看,又只是普通的天色。

每位學生都感到不解,想教授解畫。
教授叫我們走到圓頂路的盡頭看。
我們便一直走,天空好像愈來愈近。
到了盡頭,便一目了然。

我們用雙手,不太相信的,摸著眼前的牆—
與其說是牆,不如說是龐大的螢幕。
一面天幕就座在圓頂盡頭。

我們看著教授。

她說:真相,還是要自己走過、摸過才會恍然大悟。


後續就是我們回到學院上下一節課。
然後我又迷路了。

在圖書館、員工宿舍和學生宿舍裡亂闖。

而這些地方都好像去過,而我又重覆的,
明知的,走到一些以為是出口的死胡同。

我發現,依舊的,每當我造迷路的夢時,都有幾個共通點。

一,我要去的地方,都是在最高那層。
二,我都去不了。
三,沒有什麼在追我。只是怕遲到,或是怕花掉時間後,會錯過什麼,才會著急。
四,都是在室內。
五,室內的主要色調,一定是偏紅色。(這個很奇怪)
六,上落樓梯很多。
七,有時還要用爬的。
八,我夢醒之前,距離目的地還差很多。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