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9日 星期二

夢日記(一)

雖然今天心情極為複雜。
但昨夜造的夢太深刻,必須先狠狠寫下。

是個奇異的夢。

我到某可愛的女孩家中作客。
因為她不算是我很親的朋友,在日誌應不會常常提及她,
所以先稱她是某可愛的女孩。
我在中學時追過她,失敗了。但她還是很可愛,之類的。
好。

她是富家少女,現實中也是。
夢裡她的家在山上的豪宅頂樓。
我們在她房間卿卿我我,然後她說,
到浴室洗澡吧,很美的。

那是異常龐大的浴室,
大概有一整個網球場大。
位於頂樓豪宅的頂層,
從天花到地的玻璃,看著香港浮光夜景。
天花整個結構是斜的,像一面傾倒的窗。
窗框深色的,金光閃閃,又不俗氣,一條一條的直直與玻璃斜著。
有點像牢房,卻美景盡收。
浴室內,與其說是浴室,不如更像天台泳池。
一共有兩個,很大的浴池,也是深沉的金色,磚的。
像日本澡堂般。
對,根本是個澡堂。
兩個大浴池都是三角形,斜邊緊貼,形成正方。

遠在浴池邊,有椅桌酒杯,
看來可供人浴後,調情後,
坐著看景喝酒。
好一個意圖不軌,浪漫又調情的地方。
粉紅香氣一直在漫延。

於是我與她入浴,
她卻說,你到這邊,我到那邊,
可不能偷看。
我們分別脫衣後,在各自的池享受夜景,也把酒談天。
我也沒看她脫衣。

只是,
在她一下不小心,
在浴池輕輕站立,
我清晰看見她的下體。
男性的下體。

她一臉尷尬,害羞。
說著要哭,
我摸她的頭說:

我不介意。


然後,門突然一開。
是個中年男人,穿著浴袍,拿著香檳酒杯,
一個人施施然到椅桌坐下喝酒。
回過神來,他看見—女兒—和陌生男生在浴池肉帛相見,
便大發雷霆,
這男的是誰?
你又可知自己是誰?
你快穿上衣,免得自己蒙羞。
你知自己是怪胎。
怪胎。
快離開這男的。
我也不想看見你這怪胎。
真不知你是男,還是女的。

可愛的女孩,在我面前,
我看見她眼紅透,
在站高在浴池的磚上,躲在我身後之前,
我看見她的淚在轉身時的動作灑下。
她很憤怒,也悲傷,也脆弱。
在我身後,又站高了。
我的頭遮了她女性的胸脯,
我的身遮了她男性的下體。

她把鼻和咀輕輕放在我頭頂上,
親了一下,
又熱又濕,
我知道她在哭。
我張開手,是要保護她,
轉身來,我就擁著她,
赤裸的她。

夢就醒了。

我醒來,
打開手機,上網看這女孩的照片。
心想,會不會她真是個雙性人?

但她有男朋友。
大概不會吧。

值得一紀的是,
如此紅粉春夢我造的不少,
與雙性人是頭一次。

更值得一紀的是,
這不是我頭一次造夢見到浴場,澡堂等地方。
是 常 常 都 夢 見 浴 場 。
共通點都是,男女可混浴,
但我每次造都幾乎只有自己。

而且都是很大,
大得不合理。

會不會跟我裸睡的習慣有關?

以後有什麼深刻的夢都會寫在此。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