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月24日 星期日

感覺就像一直一直在退後,打令。

就一口,或是兩口。
咳的才好玩,他說。
日本的女生都說不要了,因為她怕。

閉上眼,打座。
雙手掌交疊。
想的,是一條公路,
公路兩旁都是荒草野地,
公路上有車,
車裡放著音樂。

讓人陶醉的音樂,
我突然坐在室外,
又突然坐在室內,
聽著音樂搖頭擺腦。
真的好捧,Tame Impala 的音樂。
把你的魂魄都帶出了。

在自我的旋轉中,
把記憶的膠片都吹起,
一張重疊上另一張,
重影讓我如夢中,
一下一下的醒來。
明明是自覺的,卻不自覺的,
像是睡了,但明明沒睡。

時間和空間都模糊。
所以,要沉醉在音樂中,
捲毛的他說,
用音樂帶動自己。

只要好好躺下,
閉上眼就行。

再深呼吸。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