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月14日 星期四

片尾曲

惡念好像走了一點點。
滿好的,其實其念並不惡。
只是有點煩人。

曾經有同事說我笑的樣子很像梁朝偉,
我在想,梁朝偉如此帥氣,那可以跟我這種怪相比。

某夜下雨天,冷冷濕濕,
我一手擁著微胖女生的肩急步回家,
她笑說我頭髮濕了後,又很像梁朝偉。
我只是想,不是頭髮濕了,立上去就是梁朝偉的。

後來,我洗澡後,都把濕透的頭髮向後梳,然後一笑,
跟本就是濕了髮後的傻子,到底有那裡像他了。

只是剛剛,和昨天,把周慕雲一和二都看了。
要是說拿自己和電影角色比,雖說我剛與前度分手,
但也許,她並不是我的蘇麗珍。
雖然把她紋了上身體了。
但也不是。我猜她也如此,她很愛現在的巨人吧。
彼此的愛,有點點不同。

所以,我沒能代入自己為周慕雲,
畢竟我沒他花心,和浪漫。
只有孩子氣這點是像的。
但大概每個男人都有點孩子氣。

要比自己為電影主角,只有一個,
就是Her 裡的 Theodore Twombly。
大家都明白吧。

我跟好妹妹說過,要找出她的電影角色,
對不起呢,不知道是看電影太少,還是太久沒有跟你對話,
深入的談,總想不出你的角色會是誰。
也許談場戀愛就知道吧。
畢竟,電影刻劃得深的角色,都是有情所推動。
不過當然,才不要跟你談戀愛,
那我不就成了第三者。

不知道再看Her會否傷心。

前度和我,都放下彼此過去,向前走了。
但也不忘記,彼此的影響和友誼。
也猜不到,我跟她的巨人男友都挺好談的,當然都是談她。
真好啊,她的男友,我一萬個放心。

真好呢。
這個結局。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