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月12日 星期二

以一惡來忘記一惡,還是忘不掉。

就來談談殺人的夢吧。
因為此刻我受惡念纏繞,
其惡比殺人的夢更強,
亦更使我輾轉反側。

希望談談話,
釋放一點點能舒暢。
可是念就是如蛛網,
越要將其除去,越把你纏得越緊。
唉,如何是好。

此惡念其惡,
惡得難以在此啟齒,
所以只好來談談殺人的夢。

也許在兩年前,我開始會造殺人的夢。
殺人的夢都是可怕的,因為我不用槍,
要麼用刀,一刀一刀把對方的肉切開,
一刀一刀把骨挑出。
一插,一轉,把對方活活折磨死。

要麼赤手空拳,活生生把對方打死,
打他的臉,打到血肉模糊,
打到骨頭凹陷。
或是把他的骨頭折斷,又對折,
像摺紙般折磨至死。

我很怕這些惡夢,
因為都很真實,
那一拳,實在又濕熱的,
人就軟攤在我面前。

每次殺人後,
就會不停告訴自己,
這一定要是夢,若然不是,
我實在太可怕了。

然後就醒來。
但很懼怕的醒來。

從前的惡夢都是被魔怪追逐,
現在的惡夢,則是自己追逐別人,
要把他殺死。

最記得第一個殺的人是誰。

然後好像殺過七至八個人。

這些都太可怕。
我推斷自己造殺人夢的原因,
是壓力過大。

因為在分手後,就幾乎沒再造殺人夢了。
只是還有一兩次。

當然我不這歸咎於前度上,
壓力都是自己給自己,
而且大家都沒做好,才令彼此不愉快。

於是我經常造殺人的夢,
漸漸會有隨時要動手的念頭。
例如如果被人襲擊,大概會把那人赤手空拳的殺了。
也許我內在是個血腥的殺人魔。

但我實在不願意。
我可是平靜淡然而老練的樹,
又是自由暢快而優雅的鬼蝠魟,
又是活潑可愛而調皮的人。
才不是可怕的殺人狂。
才不是可怕的殺人狂。

各位不要怕,
你們認識的梁君皓,
就是你現在所看的如此。


始終惡念要正視面對嗎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