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5日 星期六

論成熟(一)

我都不太懂,什麼才叫成熟。

在很久之前,某妹妹總說我是很不成熟的一位哥哥。
然後我答,能知道自己是幼稚的算是成熟吧?
不知道呢。

又有一個很可愛的羊老師,我跟她乘旅遊巴時,
我逗趣的問她,你覺得我是怎樣的人?
她答,
你還很不成熟,而且自己很沒有安全感吧。
她一臉淡然,眼神跟我對看的答,
她真的是很有魅力的素人老師,不知最近如何了。

前度斬釘切鐵跟我說,
我很幼稚。

某吸煙的女性朋友用半驚訝和恥笑的語氣說,
嘩,真的很不成熟呢。
然後她男朋友卻說,
這不是挺好的,不怎麼成熟。
但沒有再說了。

之前我說彼此都不成熟是我跟前度分開的原因。
應該不是藉口吧,或是不成熟可以引致很多感情問題。

前度跟我談過,說我不夠細心。
我不懂看人面色,也不懂認真聽人說話後,然後認真回應。
也不懂怎麼說話,沒什麼口才。
總括而言,應該就是神經大條,腦袋沒注意。
我自己也不清楚,有時感覺自己挺注意別人是哪種人,會說哪些話,
但要按他們說的話而調整自己,卻沒怎麼嘗過,
除非我刻意的。

紅髮跟我說,
是否十年後,你還是會說一些好像不懂我的說話?
才知道自己說話真的沒上心。
沒介意,沒經大腦。
我跟她說對不起,
她卻很佛心的說,
沒打緊,沒有什麼需要改變。

王博士說過,
情人間要對方改的問題,
是沒可能根治的,只有拼力掩飾,
可是本性難移。

如果我本性是幼稚,難改。
要怎麼變,我還是幼稚的人。
可是社會,或有時情侶間,都想要成熟的人。
在各人的指責下,我還是想找出,
甚麼是成熟,如何成為成熟的人?

我倒是聽過民間,都褒揚清心直說的人。
他們可能很蠢,很不敏感,
而且很像小孩子。
但小孩子,尼采如是說,不就是一顆堅定的心嗎?
成為超人的最後一步。
不,因為成熟的人,也可以有小孩般的決心吧。
只是他們是一個小心的小孩。
在成超人的路上,用成熟處理的方法,完成難題,到達終點。

但這沒有解答,何以成熟。

一個幼稚的人,能悟出成熟為何嗎?

就像一個只懂英語的人,不能明白中文之意。

前度說我,從年幼起,至今,一直受父母的保護下成長,
所以毫不成熟。
對,雖說我可以睡街邊,只吃梨和面包,也懂得看地圖的在島上生存,
是一個很易養的人,某個台灣人這麼說我。
但我內心,是幼稚的。

父母保護我不了肉身上的苦難,但我不怕,
我是大地的孩子嘛。
我喜歡赤腳踩樹。
也不怕上班要上得洗這擦那,雙手沾過滿是凝結了的廢油、剩菜和肉碎的污水,
也不怕要半夜搬抬。
我是不怎麼發怨言的工人。
算是能吃點苦的人吧。

以上為自己辯護得自己是一個不怕辛苦的人,
來證明自己沒被父母寵壞,是不成熟的表現吧?
我也想透過證明自己不是被寵壞,來得到諸位認同,
及會想過我也許不是個被寵壞的小孩,
因為外在因素上的苦難,我不怕,也不介意。
這樣為自己辯解,很幼稚嗎?

所以,要證明自己是成熟的人,就得沉默,不為自己說話了?
但如此讓別人誤解,就對自己的形象失責,
因為成熟的人,應為自己的個人形象負責吧。
至少,不可被人誤解成別的人。
要讓人清楚知道你內在的人是如何吧?

成熟的人會清楚表明自己是成熟的人嗎?
成熟的人應該不會有需要為自己辯護自己是成熟的情況,
因為假如他們表現成熟,自然沒人要他們辯護。
沒人說他是幼稚的。

剛才我想辯護自己沒被寵壞,
其實算是證明自己是有被寵壞的跡象,
所以才有辯護的需要吧?

我也明白自己被寵壞的跡象是什麼,
多數是缺乏為一事計劃的時候,
例如來到澳洲後,久久也沒為醫療卡的事做計劃,
也認為沒需要,
所以到受傷的時候,
才趕忙處理。

如此推論,
成熟應有未雨綢繆的性格。
觀看我認為是成熟的人,
對未來的方向都很清晰,
也一直向這方向走。
至少,是在工作上。
很普通的工作問題上。

但,我的人生不想被工作所駕馭,
也沒想過人的靈魂是為社會賣命而生。

這,是我把自己在靈性上抬高,
而不考慮將來工作前景等問題的藉口,
所以,我是幼稚的人。

此話是真,但不是不去考慮前景的藉口。
因為,人類生來,在這社會上,真的需要打工吧?
真的?也許。
為何要糾結於前景問題上?

成熟與否跟前景有關係吧。
也許成熟的人對未來目標很清晰的。
但一些,例如決心要與有妻兒之夫同居結婚,的女人
目標清晰,但不是成熟決定吧。

又或是,目標清晰,他決定人生目標是工作,上樓,賺錢。
也許他為此必須放棄生活,生存於大都市中,
靈魂都乾涸了,
這樣的人會成熟嗎?
是成熟的人嗎?

到底何為成熟?
到底幼稚的我,能何時悟道?
悟出成熟之意,然後實踐之?

還是我到頭來,紙上談兵,
能悟出其意,卻不能自身有能力進步,也是空談。
所以,應多做,少說?
可幼稚的我連成熟何解都不知,如何「做」成熟之事?

我是無知的。
可是我好奇。

我又在為自己辯護了。

(繼)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